我要求书
静芮小说网
首页 >> 都市小说 >> 穿成废柴后我成了总裁夫人
穿成废柴后我成了总裁夫人

穿成废柴后我成了总裁夫人

作者:醋缸子
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章节:第六十五章
更新时间:2021-03-31

小说《穿成废柴后我成了总裁夫人》简介:

风流贵族一夜穿成阴郁宅男,没有了阴谋阳谋尔虞我诈简直不要太轻松! 小贵族只想享受平庸的人生,偏偏有人不开眼惹到他头上。 众人:你想怎么样? 施冬白:简而言之,你们废了。 啪啪打脸的路上,他还不忘调戏美人,轻轻松松海出一片鱼塘。 然而这一次勾搭的对象好像不简单…… 施冬白审时度势准备撩了就跑。 尹廷峻:想跑?嗯? 施冬白:如果我说分手……? 尹廷峻冷笑。 施冬白:QAQ 你知道逼一个海王放生一整片鱼塘是什么感觉吗? 施冬白只知道,他心痛的无法呼吸!!! 戏精海王前贵族受×冷酷无情霸总攻

《穿成废柴后我成了总裁夫人》章节试读

  “叮铃铃铃叮铃铃!”

  闹铃坚持不懈的响了五分钟,被窝里才挥出一只手来上下摸了一通,抓住吵他清梦的罪魁祸首干脆利落的甩手一扔。

  手机砸在墙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又叮呤咣啷的摔在地上。

  安静了。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一点没有要起的意思,还把被子裹得更紧了点。

  可惜他注定不能睡个好觉了,没过几分钟手机又杀猪似的响了起来。

  床上的人缓缓翻身坐起,压着起床气道:“高管家,一大早什么这么吵?”

  说着话,他还没彻底睁开眼睛,准备等管家处理完再继续睡。

  可是那噪声仍然在响,管家却不见踪影。

  床上的人睁开眼睛看清眼前的一切时,明显愣了愣。

  眼前陌生的一切和耳边嘈杂的声音双重轰炸着他的脑子。

  男人下床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手机,习惯性的滑动接听。

  电话那头立刻响起传来一声气急败坏的怒吼:“施冬白!这都几点了还不来上班!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男人拧着眉重复:“施冬白?”

  还没等他再说什么,对方已经撂话道:“十分钟后再不到你就不用干了!”

  手机里“嘟──”的一声,对方挂断了。

  云和沐拨弄了一下过长的刘海,蹲在地上盯着手机。

  就在几秒前他还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贵族,现在突然面对这种境况,云和沐他多少有点……无助。

  他伸出手臂,纤瘦白皙的手臂线条流畅,皮肤光洁的连毛孔都看不到。

  云和沐举着手臂仔细观察、再三确认。

  这不是他的手。

  他站起身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快步走到了一面镜子面前。

  镜子里映出一个男孩的脸。

  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露出来的小半张脸有些过于苍白,嘴唇颜色浅淡,下巴有点过于小巧了。

  刘海遮的有些看不清,云和沐下意识的撩起了刘海。

  一双温润清澈眼眸露了出来,宛若浅淡的墨痕勾勒出的山水。

  原本有些一般的脸顿时惊艳了起来。

  云和沐心里赞叹了一声,好一位美人。

  像是一副黑白勾勒出的画,颜色分明又巧妙融合,既鲜明又不张扬。

  他没听说过水墨画,否则就会明白这少年仿佛是从水墨画中走出来的一般。

  美人虽美,云和沐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他好像穿越了。

  奇怪的是他能听得懂这个世界的语言,也能看懂文字。

  估计这是原主留下的记忆。

  云和沐,啊不,现在应该叫施冬白了。

  他很快冷静下来,拿起地上的设备研究起来。

  这块小屏幕估计是个通讯设备了。

  拿起来时意外碰到了一旁的指纹,解开了锁。

  施冬白:“就算你叫我去上班,我也得知道地址啊。”

  他说完小盒子毫无反应。

  施冬白又等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对方可能挂断了。

  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过长的刘海扎进了眼睛里,本就烦躁的心情雪上加霜,站起身看了一圈,也没找到什么能解决一下刘海的东西,只能先这么忍受着。

  “咕噜──”

  施冬白的肚子忽然发出一声鸣叫,他捂着肚子揉了揉,饿了。

  不管怎么样先出去看看,怎么也得先吃点东西。

  他下楼的时候楼下有不少大爷大妈,施冬白正准备过去问问,那群大爷大妈忽然散了。

  施冬白脚步一僵。

  这……该不会是在躲他吧?

  原主这什么人品啊!

  他满心无语,凭着感觉一通瞎走,还真让他走出了小区。

  门口一辆辆车来回穿行。

  施冬白跟在人流中,眼前的道路越来越繁华,宽阔的街道满是车流。

  放在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

  王妙妙:你怎么还不来?老板都要气死了。

  王妙妙:怎么不回?你病了吗?

  施冬白抬手凭着身体的记忆打字:我忘了店里的地址了。

  王妙妙过了一会才回复了一串像是地址的字。

  施冬白松了口气,正要打句“谢谢”,身后突然传出鸣笛声。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腿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当场跪在了地上。

  施冬白:……

  他膝盖好像受了伤,火辣辣的疼,坐在地上居然一时爬不起来。

  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男人,语气不善道:“你没长眼睛啊?往大马路中间晃什么!”

  嘿哟!什么人脾气这么暴。

  他看了一眼撞他的车,虽然他不认识车,但是不妨碍他凭借经验判断出其价值不菲。

  正好他犯愁怎么去店里呢,这不就有人送车来了?

  施冬白一秒戏精上身,直接往地上一坐,凄凄惨惨道:“啊,我的腿!断了啊!呜呜呜,我不能走路了!你们要怎么赔!”

  年轻男人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他万分确定他的车速只有三十迈都不到!

  能撞断个屁!这人踏马是玻璃做的吗?!

  他气急败坏的骂道:“你知不知道我们老板是谁!也敢碰瓷!”

  施冬白心想,我不知道,我连我现在是谁都不知道呢!

  后座的车门忽然打开,一条长腿迈了出来,脚上穿着考究的皮鞋,上面是笔挺的黑色西裤。

  干净整洁的连一条褶皱都没有。

  施冬白顺着长腿看上去,男人单手插在兜里,面部轮廓冷峻生硬,眉眼深邃看,黑色的头发用发胶整齐的拢到脑后,露出饱满的额头。

  那双像是结着冰的黑眼睛静静的看着坐在地上的施冬白。

  他身上强势冷硬扑气势面而来,充满男性荷尔蒙。

  施冬白眨了眨眼睛。

  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帅的男人。

  不止是容貌的英俊,主要是那种强硬的气质。

  看一眼就苏的人腿发软。

  一定有很多人拼了命的往他床上爬,施冬白心想,哪怕这男人看起来就是一块又冷又硬的大石头。

  但是真TM勾人啊。

  比如施冬白就很跃跃欲试。

  男人开口道:“你想怎么处理?”

  他的声音充满磁性,低沉悦耳,听的人耳根子发麻。

  施冬白从美色里回神,想起自己还在扮演一个被撞断腿的可怜人,顿时捂着腿哀嚎了一声:“我不能走路了,要不然你们送我到xxx就算补偿了。”他报了刚刚王妙妙发来的地址。

  年轻人一脸不忿:“说什么腿折了!胡说八道!车子才开了三十迈能把你撞骨折?”

  男人摆了摆手,“送他去。”

  不仅声音冷漠,态度也冷漠的很。

  说完男人没有再看地上的施冬白一眼,转身回了车上。

  年轻人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上车吧!”

  这俩人都极其没有同情心,施冬白一个伤员躺在地上谁也没有要伸手扶一扶的意思。

  他只好自己艰难的爬起来,还不忘装出一瘸一拐的模样,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前面的小年轻炸毛道:“谁让你坐后面的!坐前面来!”

  施冬白才懒得听他的,一屁股坐在了男人旁边。

  小年轻一脸愤愤,瞅了男人两眼,对方正在闭目养神,小年轻不敢再说话打扰,憋着气发动了车子。

  男人单手撑着额头,眼睛闭着。

  施冬白扫了两眼,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对方的侧颜,高挺的鼻梁和凌厉的眼角线条。

  越看越觉得心痒痒,这男人每个点都稳稳的戳中了施冬白的喜好,不撩简直愧对他海王称号。

  施冬白不怕打扰了对方,毫不畏惧的搭话:“谢谢啊。”

  话音在安静的车厢里飘荡。

  一片寂静。

  男人毫无反应,仿佛施冬白没说过话似的。

  任是施冬白脸皮厚,也觉得有点没劲,没再搭话。

  车子很快到了地方,年轻人迫不及待的催道:“下去吧,到了!”

  施冬白下车后隐隐感觉有人在盯着他的右耳,他下意识的捂住耳朵回头,男人的车已经掉头了。

  他挑了挑眉,施冬白之前是一位贵族,走到任何地方都是万众瞩目。

  别的不敢说,对于别人的视线他绝对敏感。

  看来有些男人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冷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