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求书
静芮小说网
首页 >> 历史古言 >> [清穿]穿成康熙了
[清穿]穿成康熙了

[清穿]穿成康熙了

作者:北有凉城
分类:历史古言
最新章节:22、第二十二章
更新时间:2021-03-23

小说《[清穿]穿成康熙了》简介:

乔熙自认为是个普通人,唯一有哪点不同,就是对康熙朝了解的多了点,更是个太子粉,然后他做了个梦,第二天,就真成了太子的老父亲。 (乔熙是男孩,不是女穿男哈,主事业线和亲情线) 此时,崽子还没出生,吴三桂又正势大,国土是丢了一块又一块…… 一开始:不不不,我不行,这是我能掺和的事吗!!!   后来— 胤礽崽崽:阿玛,您要抛下我,去环游世界了吗? (嗯?崽子,阿玛记得你一开始可是想干掉我上位的啊!) 其他崽崽:阿玛,竟然您执意如此…那就别管二哥/二弟,带上我们吧!称霸世界! (他一开始担心的九龙夺嫡呢?好像确实在斗…但是怎么感觉他们一点不关心皇位呢…) 大清臣民:每次瞧见拿不到户籍的外国人,拿着过期的暂住证赖在大清,就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感。 外国商人:皇家贸易院又出新品了,该死,没带那么多银子!为什么全世界的贵族都要东西上有大清皇帝绘制的徽记,没有竟然就不要了??? 史载,康熙帝,平三藩,抵外侵,废典妻,搞科技,支持女子科举,诱拐他国精英,皇家贸易院全球开花。

《[清穿]穿成康熙了》章节试读

  乔熙看着周边的一切愣住了,这是…哪?

  “二阿哥,这是皇上让我给您戴上的,你忍着点。”

  乔熙听着这话更是诧异,二阿哥?

  侍卫面上很是恭敬,手上动作却很用力,乔熙看着他把一个颈环死死扣在了他跟前的男人脖颈上,就着颈环的锁链还拉了拉,似在拉着一个牲畜,乔熙感觉自己好像瞧见侍卫脸上暗暗划过一丝得意。男人头发有些乱,怔怔地摸着新戴上的颈环,像是不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束缚,脸上有羞辱有震惊,还有些乔熙看不懂的情绪,让他的心突然像是被扎了一下,又疼又涩,久久不能释怀。

  看见乔熙这副模样,侍卫皱了皱眉,走到他跟前低声道,“你怎么了?二阿哥你看着,我去皇上那边看看。”

  乔熙下意识地道,“皇上?哪个皇上?”

  侍卫下意识地离他远了些,脸上满是骇然,咽了咽口水,声音压得更低了,“你脑子被驴踢了?皇上还能有几个?别闹了。”

  “那这是哪?”

  “你真傻了?这是布尔哈苏台啊!”

  布尔哈苏台?!

  二阿哥…布尔哈苏台…又是这副场景…太子…他的小太子!

  “行了,我走了,你看着点,二阿哥一朝被废要是一时想不开咱们就麻烦了。”

  看着侍卫走远,乔熙走到了胤礽跟前,声音微微颤抖,“殿下,您要喝水吗?”

  胤礽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头,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摇了摇头。

  乔熙想说什么,却又觉得说什么都很无力,他很想给他的小太子一个拥抱,但是又觉得这样的场景,这样的身份显得很怪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前那个侍卫又走了过来,“皇上让二阿哥过去呢!”

  说着他就要拉胤礽颈环的锁链,乔熙下意识地拍开了他的手,对上侍卫疑惑的目光,他抿了抿唇岔开了话题,“皇上让二阿哥过去做什么?”

  “杜默臣、阿进泰、苏赫陈、倪雅汉这些太子铁党,之前跟在太子后头是何等风光,现在直接被充发盛京了,格尔芬、阿尔吉善等人更别说了,直接被叛了个死刑,现在要将他们立行正法,说是要让阿哥看着他们被行刑呢。”

  看着他们被行刑?小太子和他们关系莫逆,如何能看着他们在眼前被…乔熙一呆,偷偷看了眼胤礽,胤礽似察觉了他的目光,有些不堪地转过了头,只是还是被乔熙看见了他微红湿润的眼睛。

  “别磨蹭了,你带着二阿哥走吧。”

  乔熙点了点头,心里堵得慌,他轻声对着胤礽道,“阿哥,咱们走吧。”

  胤礽默默起身,却是一个趔趄,又跌坐在了地上,乔熙鼻子一酸,伸手将人拉起来。

  胤礽看了他一眼,也没有挣脱,只是看着地面不吱声,肩耸拉了下来。

  浩瀚无垠的草地站着一排又一排的人,所有人都一脸严肃,中间一排的人被反缚着手跪在地上,他们的头都低着,看不见面容神态,旁边站着的是举着明晃晃大刀的刽子手。九月本该是秋高气爽的时候,此刻却还是让人觉得闷热,乔熙甚至都觉得自己喘不上气。

  到了地点,胤礽就将乔熙的手推开了,乔熙一愣,却发现太子已经站到了中间。

  “你别跟二阿哥太近了,他刚刚推开你,也是为你好。”

  随着时间流逝,乔熙也越来越慌,待大刀挥起,胤礽瞳孔一缩,猛地跪了下来,声音撕心裂肺,“不!”

  乔熙原本以为,面对这副场景,他会害怕得不行,没想到,他一时胆大,竟然冲过去抱住了整个人像是丢了魂的废太子。

  胤礽回过头,眼神很是迷离,声音低得让人听不见,似乎之前那一声将他的嗓子也一并喊废了,“他们…都死了…”

  乔熙眼睛红了,直接把他搂住,还未说什么,却听见有人在他耳边喊。

  “乔熙,乔熙,快起来,要上课了!”

  乔熙呼吸有些重,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他坐起身子,问道,“几点了?”

  “七点二十了,咱还得吃个早饭。”

  乔熙点了点头,却还是感觉难受到不行,他点开“小太子”群,发现里面正聊的热火朝天。

  -啊啊啊,气死我了,傻.逼,我的太子明明那么优秀,这剧怎么能胡乱篡改!-

  -就是,这样的破剧竟然还火了,我们这些人天天在外面科普,这下全白费了!!!-

  -我想起来就气,我今天还和一个人吵起来了,她不知道看的电视剧还是小说,非说太子是个草包,还和老康小老婆搞一起了。-

  -无语,无语,无语,我们太子明明文武双全!!!-

  -唉,没办法,有些人就是你把史料推他眼前他都不信,呜呜呜,我的小太子,生前就那么惨,死后还被这么多人误解。-

  乔熙字打了删删了又打,最后还是没有发出去。一夕之间,太子之位被废,所有嫡系被罚,亲眼看着自己的亲朋心腹被斩首示众,回去又被关在养马的上驷院旁设的毡帷里,胤礽是怎么撑下来的,从天堂到地狱也不过如此了。

  生而克母

  肆恶虐众

  不仁不孝

  ……

  这一句句如同大山重重压下,让人翻身不得,康麻子怎么能这么说他这个曾经宠过的孩子?

  “乔熙,乔熙!”

  乔熙回过神,却发现宿友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乔熙,你今天怎么了,魂不守舍的,表情还跟要哭了似的。”

  乔熙把眼泪憋了回去,声音有些嘶哑,“做了个噩梦。”

  “啥噩梦能把你吓成这样?稀奇啊!”

  乔熙勉强笑了笑,没说话,当晚又把自己整理的资料拿出来翻。他是最近看太子的资料小说什么的太多了,所以做梦会梦到吗?

  这几天,乔熙都在干同一件事,他在找,找清朝电影电视剧里有关太子被废的片段,然后自虐似的一个个看。

  不…他的太子即使被废,也不会这般模样,看见一个人就抱着乱哭,更不会因此随意打骂侍卫和太监。

  “乔熙,你咋了,这段时间你不正常,受刺激了?你不是最讨厌清宫剧吗?”

  乔熙头都没抬,“没有啊,你为什么觉得我讨厌?”

  “因为你不总边看边骂吗?”

  乔熙眨巴了一下眼睛,“主要这些剧把我太子形象搞的不太好,要是我太子是主角,是正面形象,这些剧咋写我都能把它们夸出一朵花来。”其实他也能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成王败寇,无外如是。

  乔熙以为自己会越看越精神,实际上,他看着看着就睡了。

  “别发呆了,内务府又不给咱们炭火了,我去捡点干叶子,你守着爷。”

  乔熙一愣,连忙问,“哪位爷?”

  说话的太监皱起了眉头,把他拉到边上低声道,“怎么,你也要走了?走吧,都走吧…”太监叹了一口气,表情很是落寞,“爷被废了,终生被禁,日后就是新皇登基也容不下我们,你们能有本事让人把你们捞出去,也是好的…”

  乔熙瞬间明白了,“不,我不走,爷在哪,我在哪。”

  太监拍了拍他的肩,“唉,如今一年不如一年了,爷身子这么弱,屋里什么都供应不上,这么冷可怎么办啊。”说着,叹了一口气,乔熙看着他的背影莫名鼻子一酸。

  屋里一股难闻的味,很明显是那些排泄物堆久了的味道,可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屋里的环境,却发现东西很少而且很整洁,他将窗户小小地打开,却发现外头屋里更是难闻。

  原来之前他在贴吧看到的是真的,咸安宫的粪便是定期清理,只是时间越久,负责的人便越不上心,甚至都有直接不来的情况,怎么敢,他们怎么敢!

  “咳,咳,何柱儿…”

  乔熙连忙过去,床上的人脸色苍白,看见他走过来,轻声道,“给我倒杯水吧。”

  乔熙直接倒完把水杯递到了胤礽嘴边。

  胤礽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随后默不作声地就着杯子喝水,只是眼神越来越不善,他后悔了,在当初,格尔芬他们劝他早做打算时,他就不该犹豫,就不该相信康熙,他那个所谓的阿玛!如若不然,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乔熙其实心里很多问题,更不知道现在到底哪一年,但是他都没有问,只是静静地陪着胤礽,哪怕这不是现实,他也希望他的太子能过的好些。

  “快,别扫了,太子突然咳嗽不止!”

  乔熙急了,也顾不上其他,直接上手给胤礽顺背,感觉手上的骨头没有一点肉,甚至用力都成了罪过,他的鼻子就又酸了。

  “咱们奏请上面,找个太医来看看吧。”

  胤礽嘲讽地笑了笑,“不了。”

  何柱儿恨恨地道,“这一步步奏请麻烦的不行,可等太医来了,爷都不咳嗽了,他说没什么毛病,咱们又能说什么?”

  乔熙气急,只感觉满腔怒火,却又不得发作。

  “爷!”

  胤礽突然吐了一口血,乔熙被这地上的一片红刺痛了眼睛,随后猛地坐了起来。

  “我的天,乔熙,你知道你刚刚说梦话了吗,老大声了!”

  “说了…什么?”

  “好像是爷,而且带着哭腔,妈啊,你这做的啥梦,有点诡异啊。”

  乔熙没有回话,再躺下来后,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他总想穿越到清朝,来到小太子跟前,可真的穿越过去,他又能做什么呢?就像梦里一样,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第二天,乔熙宿友肚子疼起来上厕所,发现乔熙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人吓了一跳,他咽了咽口水,等走近发现这家伙就是乔熙才松了一口气。

  “乔熙,天都还没亮,你往这一坐,想啥呢?”

  乔熙转头看向他,“在想昨晚的噩梦。”

  “我靠,你咋了,你这眼睛有点恐怖。”

  乔熙一愣,翻出了一个小镜子,果然,眼睛红肿还带着一条一条的血丝。

  宿友拍了拍他的肩,“没事,梦境和现实是相反的,我上厕所去了,还早,你上床再躺会吧。”

  乔熙心底叹了口气,可惜,昨晚的梦境就是曾经的现实,历史上的太子便是如此处境,甚至更惨…

  如果,他是康熙,如果,他能去到太子小时候,那就好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