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求书
静芮小说网
首页 >> 都市小说 >> 三个大佬哥哥终于找到了我
三个大佬哥哥终于找到了我

三个大佬哥哥终于找到了我

作者:穆熹
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章节:12、第 12 章
更新时间:2021-04-01

小说《三个大佬哥哥终于找到了我》简介:

【震惊!傅氏集团总裁傅妄、新晋顶流影帝凌晏与天才电竞选手时漾三人的神秘女友竟然是同一个人!】    傅氏集团总裁:那是我同父同母亲妹妹 新晋顶流影帝:那是我同父同母亲妹妹 天才电竞选手:那是我同父同母亲妹妹    吃瓜群众:???    * 桑糯是豪门养女,从小却被桑家老太太抚养长大。 即便她再优秀,养父母也不喜欢她,一直纵容嫉妒她的妹妹桑瑜排挤陷害她。     老太太去世后,她对桑家再无留恋,只想安静的当学霸,谁成想某日竟然梦到她是一本三观不正的玛丽苏文里的炮灰女配,即将被迫联姻下场凄惨! 而女主就是她的豪门妹妹桑瑜。    桑糯:??? 正好亲生哥哥找上门来,于是她果断选择离开豪门,回归原本的家庭。    大哥沉默寡言双腿不便一直坐轮椅,虽然他不善言辞学历不高,却努力赚钱提高家里人的生活质量。    二哥梳着蘑菇头戴着大黑边框的眼镜,虽然他其貌不扬爱碎碎念,却把家里人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    三哥是个喜欢染头发整天坐在电脑前的宅男,虽然他是个网瘾少年还很自恋,却每天都亲自下厨负责家里人的一日三餐。   

《三个大佬哥哥终于找到了我》章节试读

  期末考试结束,桑糯拎着一个小行李箱在校门口被一辆豪车接走。

  车上,桑糯安安静静的坐在后座上,微微低垂的长睫毛在眼睛下晕出淡淡的阴影,冷白的肤色又使她多了一点柔弱的美感,整个人看起来既乖巧又惹人怜。

  司机李叔通过后视镜看了桑糯一眼,心中暗道一句可惜。

  老太太才去世没多久,这位老太太亲手养大如珠似宝的养女就被赶到学校寄宿,看她的模样明显比以前憔悴不少。

  要是老太太还在的话,她得多心疼呀。

  李叔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后温声问道:“糯糯小姐,今天气温降低,需要我将车内温度调高吗?”

  桑糯闻言弯起眉眼笑了一下,露出唇边两个浅浅的小梨涡。

  “谢谢李叔,我不冷,这个温度刚刚好。”

  说完这句话,她轻轻地打了一个哈欠。

  李叔看着桑糯眼睛下淡淡的青色,体贴道:“糯糯小姐你先闭目休息一会儿吧,到家我再叫醒你。”

  “那就麻烦李叔了。”

  桑糯没有拒绝,对着李叔笑了一下后闭上了眼睛,毕竟昨晚她可是一整夜都没睡好,今天又考了两场试,现在真的困极了。

  昨晚,她做了一整夜的梦,梦非常真实。

  梦境里的她同样是桑家养女,从小在奶奶的疼爱,养父人前慈爱人后冷漠,养母的白眼嘲讽,以及妹妹的欺负和嫉妒中长大。奶奶去世后她也同样被养父母送到学校寄宿,养父母对她不闻不问,妹妹桑瑜在学校里总是暗地里给她使绊子,但她还是顺利的高中毕业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但她的人生却在这里发生转变。

  A市有名的油腻公子哥不知为何嚷嚷着非她不娶,养父母便自作主张答应了两家的婚事,她不同意就被关在房间里,后来她忍不住半夜跳窗逃跑时,意外摔死了……

  早上醒来后,桑糯回忆起梦中的人生满脸问号,她根本不敢相信梦中的她竟然在十八岁那年夏天跳窗摔死了。

  但今天还要考期末试,她只能暂时放下对梦境的探究。

  想着想着,不知何时,桑糯的呼吸声渐渐平稳,她睡着了……

  *

  桑家别墅。

  穿着一身洁白长袖连衣裙的桑瑜放下书包后展开双臂给了爸爸桑泽华一个甜甜的拥抱。

  然后窝在季舒云的怀抱里撒娇,说着今天发生的一些趣事,最后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妈妈,姐姐的家人真的要接她回家吗?”

  季舒云揉了揉桑瑜的长发,表情愉悦道:“嗯,你爸爸已经通知她的哥哥今晚来接她了。”

  桑瑜没想到桑糯这么快就要离开她家了,她的眼神中划过喜悦和得意,脸上却装出一副为姐姐忧愁的样子说:“听说姐姐的亲生父母早都去世了,就剩下三个尚未结婚的哥哥,她大哥生活不能自理常年坐着轮椅,二哥是个无业游民总是不见踪影,三哥是网瘾少年天天宅在家……这样的家庭姐姐以后该如何生活呀?”

  季舒云却丝毫没有客气地说:“她的生活本来就该如此,要不是你奶奶好心收养她让她无忧无虑如公主般生活了十七年,她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现在她只是回到了她原本该有的生活去。”

  桑泽华坐在妻女两人的身边喝茶,他虽然没有说话,眼神中却流露了些许赞同。

  老太太这一辈子的心从来没有偏向过他,大哥在时偏心大哥,大哥没了偏心一个从外面捡回来的养女,所以他对桑糯不仅没有半点父女之情,还非常讨厌她。

  “姐姐可真是可怜。”桑瑜嘴上说着这样的话,嘴角却悄悄地勾了起来。

  从小她就讨厌桑糯。

  爸妈明明只有她一个女儿,奶奶却不顾爸妈意愿非要收养桑糯,还说如果他不愿意养,奶奶就亲自养。

  多一个养女总比多一个可以平分财产的妹妹强,她的爸妈不得不多了一个养女。

  不仅如此,奶奶对待桑糯比她这个亲孙女都好,她妈妈对此颇有怨言。

  渐渐长大后,她对桑糯越加讨厌。

  桑糯比她白,比她漂亮,比她腰细,比她腿长,学习速度比她快,学习成绩比她高,她没有任何一个方面能强于桑糯。

  人人皆说桑家千金不如桑家养女。

  桑糯越优秀,桑瑜就越讨厌她。

  因为闪闪发光的人原本该是她才对。

  ……

  “糯糯,你回来了。”

  季舒云和桑瑜继续谈论桑糯的事时,桑泽华见身旁的保姆眼神微变,顺着她的视线看向门口,就看到了不知何时回来的桑糯。

  她安安静静的拎着行李箱站在门口,眼神毫无波动,就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他们议论她的话一样。

  桑泽华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个老太太临终前拉着他的手反复叮嘱让他好好照顾的养女,脸上有些许微不可察的尴尬和懊恼之色。

  老太太临终前曾与他做过交易,她会将全部财产都留给他,作为交换,他需要善待桑糯,不能将他赶出桑家。桑糯以后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得干涉她的工作和婚姻,尤其是不能强迫她去联姻。

  原本他担心桑糯知道她的亲人的真实情况会不愿意回去,所以根本没和她提起过让她离开桑家的事,就等着今晚快刀斩乱麻,不给她反应的时间,直接让她的亲人将她带走。

  至于和老太太的交易,又没有白纸黑字被公证过的合同,他根本没放在心上。

  当初答应老太太,就是不想让本该属于他的钱落到桑糯手上。

  桑泽华装模作样地露出一副慈父的模样,他不想让桑糯离开桑家这件事出现任何意外,所以打算采取怀柔政策安抚一下桑糯。

  “糯糯,你很久没有回家了,咱们一家人先一起吃顿饭吧,吃完饭爸爸有话要和你说。”

  “饭就不用吃了,你要和我说的事情我都听到了,我没有任何意见。”桑糯说道。

  她根本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好事,奶奶去世后她对桑家就再无任何留恋,再加上昨晚做了那样带有预示性的梦之后,她恨不得立刻离开桑家,从此以后与桑家再无任何瓜葛。

  桑糯的话音落下,客厅里的所有人都面露惊讶地看着她,在所有人的认知里,桑糯都不该如此轻易就答应离开桑家。

  桑家可是豪门,桑糯的原生家庭对她就是累赘,两者之间是天与地之间的差距!

  只要人不傻,都知道该如何选择。

  可桑糯竟然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桑家。

  她是不是疯了?

  桑瑜心中却另有想法。

  她觉得桑糯这样有恃无恐,肯定是奶奶临终前给她留了不少钱。

  奶奶那么疼桑糯,怎么可能把遗产都留给了爸爸。

  “姐姐,想来奶奶给你留的钱也足够你离开桑家后的生活开销了,知道姐姐就算离开了桑家也不会吃苦,妹妹的心里可真是松了一口气呢。”桑瑜状似天真地眨了眨眼睛,意有所指地莲言莲语道。

  听到桑瑜的话,季舒云抿了抿唇,眼底划过一抹阴霾。

  老太太临终前说把全部遗产都留给了桑泽华,只希望桑泽华能善待桑糯,可老太太那么疼桑糯,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留给她。

  季舒云皱着秀眉正准备开口说话时,桑糯却有些无所谓的说:“奶奶没有给我留下一分钱,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银行查,想来以桑家的能力,不会查不到我的账户上有没有钱。”

  桑糯并没有说谎,奶奶确实没有给她钱,奶奶清楚奶奶离开后整个桑家没有人会保护她,再加上她也强烈表明她不需要钱,所以奶奶只把奶奶当年结婚时就戴在手腕上的,后来病重时声称丢了的一对镯子留给了她。

  她知道这对镯子对奶奶来说有多重要,所以她没有推托。

  原本奶奶怕奶奶去世后她没有依靠,所以才和桑泽华做交易让她能一直留在桑家,还能拥有自由。

  但她不是奶奶,她不相信桑泽华,再加上那个预示性的梦,她迫不及待想要离开桑家。

  这句话桑泽华是有几分相信的。

  老太太去世后,他怕老太太拿话糊弄他,特意调查过老太太有没有给桑糯留遗产,调查结果显示桑糯确实什么都没有得到。

  他还特意买通舍管老师,让她趁桑糯不在寝室的时候翻她的柜子,结果也什么都没有找到。

  只是他和季舒云一样,不相信老太太平日里那么疼桑糯,竟然真的什么都没有留给她。

  为了不显得他那么斤斤计较,桑泽华赶快笑着说:“不用调查,我相信糯糯你是不会说谎的。”

  说完,他给季舒云使了一个眼神,季舒云不情不愿的拿出一张卡放到桑泽华手里。

  桑泽华将卡递到桑糯面前,温声道:“这卡里有十万块钱,你留着以后读书用,毕竟父女一场,我总是希望你的未来是美好的。”

  装模作样地说了几句虚伪的话后,桑泽华话音一转:“和你的哥哥约好六点钟来接你,时间还早,咱们一家人最后一起吃顿团圆饭吧。”

  桑糯在心中翻了一个白眼,桑泽华装出的慈父模样让她有些恶心。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这样,在奶奶和外人面前就会对她好,其他时间即便看到她被欺负也会选择无视。

  小时候她不懂事还会和奶奶告状,后来长大了,奶奶的身体也越来越差,她不敢再让奶奶为她操心,就装出家庭和睦的样子来。

  桑糯面无表情的看着桑泽华说道:“钱我不会要的,我还不饿你们一家人先吃吧,我等着我哥哥来接我后和他们一起吃。”

  *

  宽敞气派的傅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一身纯手工定制西装的傅妄坐在轮椅上,向来沉稳的他似乎有些坐立不安,眼神不住地看向手腕上价值百万的手表。

  张助理敲门进来时看到这样的傅妄一时之间愣住了,过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低声问道:“总裁,你叫我进来有什么事?”

  “张助理,你觉得十七岁的女生喜欢什么?”

  张助理想到傅妄那个走丢数年终于找回来的亲妹妹今年也是十七岁,便认真地回答道:“无外乎就是可爱的裙子,粉色的公主风房间,blingbling的发卡,以及各种玩偶娃娃。”

  傅妄想到家里给妹妹准备的粉色系公主风的房间,塞满整个衣帽间的裙子和珠宝,以及摆满整墙的玩偶和芭比娃娃,满意地点点头,开始说正事。

  “小张,帮我准备一辆车,越便宜越好,下午五点之前要准备好。”傅妄沉声道。

  张助理:???

  因为傅妄双.腿不便,他的车都是专门定制的车,这些车……还真没有哪辆是便宜的。

  身为傅妄的助理,他清楚傅妄的所有行程,包括下午六点钟要去蓝波湾别墅区接他刚刚找到的亲妹妹。

  但为何要找一辆越便宜越好的车去接人?

  想到这位亲妹妹从小住在高端别墅区……难道总裁是想考验一下她会不会嫌贫爱富?

  张助理的脑海里瞬间脑补了一系列的豪门狗血情节。

  傅妄说完这句话似乎也想到了他的那些定制车。

  他低头看着自己无力的左腿,狠狠地瞪了一眼。

  如果不是这条腿不争气,他也不会专门定制那些正常人用不了的车……

  “张助理,你开的车是什么车?”傅妄问道。

  张助理颤颤巍巍地回答道:“宝马X3……”

  听到张助理的回答后,傅妄喃喃道:“不行,太贵了。”

  他一个生活不能自理坐轮椅,还有两个不务正业弟弟的人怎么能开得起四十多万的车……

  张助理听到傅妄的话脸色有些微微发白,傅妄这是什么意思,怎么突然问起他的车了,他开个四十多万的车贵吗?他一个年薪近百万的总裁助理开一辆四十多万的车不贵吧?

  难道傅妄要给他降薪?

  傅妄微微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后说道:“你去租一辆出租车,顺便给我找一双拐。”

  拄拐虽然有些不舒服但还能接受,只是要让妹妹受委屈了。

  张助理再次:???

  听到傅妄不再说他的事,张助理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下意识的又脑补了更多的豪门狗血,总觉得他好像知道得太多了。

  “总裁,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离开了。”张助理快速说道,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总裁助理,不该他知道的他一点都不想知道。

  傅妄没有说话,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张助理离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