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求书
静芮小说网
首页 >> 短篇女频 >> 心尖美人
心尖美人

心尖美人

作者:绘糖
分类:短篇女频
最新章节:16、16.
更新时间:2021-03-23

小说《心尖美人》简介:

强取豪夺/追妻火葬场 【占有欲强狗男人X骄矜美艳影后】 【1】 上流圈皆知,君恒集团总裁许淮南生性寡淡,冷血薄情到极致。 影后晏苏和他结婚两年,为他剔除了身上所有的刺,只换来他酒醉后一句“晏苏是谁”。 晏苏和许淮南离婚的消息流出后,名媛和女明星们都乐坏了。 离婚后,她拍吻戏,不再选择用替身,却被突然出现在片场的男人扣进了怀里。 视线掠过她温软细腻的唇瓣,男人眸色幽深:“闹够了没有?” 她微微偏头看他,美艳的脸上没有一丝感情。 隔了几秒,她轻轻挥开他的手,红唇微勾:“这位先生,自重两个字会写吗?” 【2】 网友们都认为,晏苏失去许淮南这个金山后,过不了多久就会糊穿地心。 然而,她复出没多久—— 上了最火的综艺成了团宠,拍了最火的电视剧成了最受欢迎的女明星,还接了无数顶奢代言成了时尚界的宠儿,甚至还被传和顶流男神在谈恋爱。 被打脸的众人:“……” “谈恋爱?” 许淮南漫不经心地丢掉手上的照片,冷冷勾唇:“真不乖。” /// “纵她坠落心间,肆意盛开,尖刺扎入心脏,流出滚烫的血液。” ——许淮南

《心尖美人》章节试读

  A市,大片大片的乌云聚集在浓墨一般黑沉沉的天际,沉闷的雷声时不时地响起。

  倏尔,一道银色的闪电撕开漆黑的夜空,带着磅礴之力,径直劈向了矗立在江边的高楼。

  最高的那栋,顶层偌大的卧室里,睡得正熟的晏苏眉间紧紧皱了起来。

  她梦到了许淮南。

  黑暗中,男人背对着她,肩部线条宽阔,腰腿比例堪称完美。

  她正要说些什么,他突然转过身,定定地看了她几秒之后,喉结滚动,磁沉的声线压得很低:“我爱你。”

  她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秒,梦里镜头突然一转,男人脸上的神情恢复成了她熟悉的模样,眸光冰冷淡漠,仿佛所有事物在他眼里都不值一提。

  窗外,轰隆作响的雷声之后,大雨接踵而至,硕大的雨滴不断地砸在透明的落地窗玻璃上。

  晏苏终于醒过来,她清瘦的背早已沁出一层冷汗,打湿了身上舒适的丝绸金粉色睡裙,乌黑柔软的发丝也被汗水浸湿,紧紧黏在雪白姣好的脸颊边。

  她伸手摸到灯的遥控,瞬间满室光华。

  晏苏看了一眼窗外,黑压压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梦里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线条刀割一般凌厉的脸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刚刚那是什么惊悚的梦。

  她觉得,这辈子到她临终闭眼,估计都听不到许淮南说一句爱她。

  再说,他压根也不爱她。

  就这么躺了一会儿,热意不断积聚,在四肢百骸游走,她整个人热得像是要烧起来。

  明明夏天都快过去了,屋里也开了恒温模式,就是莫名其妙的热。

  晏苏懒洋洋地起身,准备冲一个澡。

  刚拉开衣帽间的门,她顿了一下。

  挂在最外面衣架上的是半个多月无人问津的男士睡衣。

  晏苏无视掉它,径直走到最里面,从衣柜里取了一条许久未穿过的细肩带收腰红裙。

  她洗完澡换上,站在全身镜前,看着镜子里面有些陌生的自己。

  女人身材匀称,腰肢纤细,曲线圆润饱满,肩上那朵栩栩如生的玫瑰刺青沾着晶莹剔透的水珠,色泽鲜艳欲滴。

  她雪白的双颊还浮着一层不正常的红晕,脑袋也晕晕乎乎的,随时有倒下去的错觉,她估摸着自己是发烧了。

  晏苏拿起手机给闺蜜陈明月发了一条消息,收到回复后,她开始化妆。

  半个小时后,她下楼。

  家里最年长的佣人李嫂听到动静,披着外套从房间走出来,看到一身红裙、乌发朱唇的晏苏,怔怔地喊道:“夫……”

  李嫂想到什么,声音戛然而止。

  从前一阵子开始,晏苏就不让她们喊夫人了,现在家里的佣人们包括她,只有在先生回家的时候,才会喊夫人。

  晏苏跟许淮南结婚,搬到这里来住已经快两年了,脸上一直都是淡雅素净的妆容,整个人被衬得温和娴静,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上仙。

  李嫂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化这么精致浓烈的妆,这才一时惊诧喊错了。

  她立刻改口:“……这么晚了,您是要出去吗?”

  晏苏“嗯”了一声:“我有点不舒服,去趟医院。”

  李嫂蹙眉:“现在已经这么晚了,而且外面还下着雨,还是我打电话请张医生来家里一趟吧?”

  晏苏轻轻摇了摇头:“不用了。”

  “那我去叫司机……”

  “也不用,不早了,李嫂,你们好好休息。”

  说罢,她转身进了私人电梯。

  雨不知何时变小了些,一辆白色轿车停在不远处,车前投射出来的光线格外温暖,穿透雨幕落在晏苏身上。

  晏苏撑着伞走过去,拉开副驾的门,收伞上车。

  陈明月刚到没几分钟,不过她昨天晚上值了夜班,白天又在改论文,半个小时前她刚要眯一会,就收到了晏苏的短信,此刻困倦得很。

  她仔细地打量了眼女人,确定对方没什么大事,才打着哈欠,开玩笑道:“要不你直接跟狗男人离婚和我过吧,这样还能替我省点睡觉的时间。”

  晏苏眼眸微眯,似乎在认真思考这个可能性。

  隔了几秒,女人笑了笑,她狐狸眼微翘起,缀在眼尾的泪痣熠熠发光,“你什么时候有空把你的狗窝收拾一下,我就立刻搬过去跟你过。”

  她笑起来的时候,清冷与妩媚两种截然不同的气韵并存,不仅不矛盾,反而相得益彰,愈加明艳动人。

  陈明月又打了个哈欠后,才慢吞吞地将车开出去。

  “你是不是烧糊涂了,别说你衣帽间里动辄千万百万的一件高定礼服,就你家那一百多平方玻璃橱柜里的一个包,我忙忙碌碌一整年都没办法买给你。”

  晏苏眼睫微颤,她看了一眼后视镜里不断倒退的高楼大厦。

  ……她的家吗?

  对许淮南来说,这里只不过是他名下一处普通的房产而已,他随时可以来,也随时可以走,甚至连通知她一声都不用。

  而自己在他眼里,很可能就是这处的一个摆件。

  那些衣服和包,都是他心情好的时候让助理买来哄她这个可有可无的摆件。

  晏苏唇畔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转瞬即逝:“没关系,我要工作了,我养你。”

  陈明月关注点一时之间全集中在晏苏后面的“我养你”三个字上。

  女孩眼睛立刻弯成漂亮的月牙形状,她笑盈盈地偏头:“我觉得这个提议真不错,来吧,我的狗……呸,我家还有我的怀抱永远欢迎你。”

  她们去的是陈明月工作的医院,到的时候雨已经完全停了。

  晏苏本来就是低烧,一路上和陈明月两个人胡扯瞎掰,心平静了许多,进去一量体温,烧也褪下去了。

  陈明月坚持让值班的医生给晏苏开了点药,记在了她自己的账上。

  从医院出来,晏苏没上车,“月亮,你先回家吧,我想一个人走走。”

  陈明月:“……”

  就算用脚趾头思考,也能猜到她说的一个人走走多半是去喝酒,她叹了口气:“反正明天我还休息,我陪你一起。”

  晚上十点多的A市,灯火通明,流光溢彩。

  晏苏刚朝PUB门口走了几步,余光就扫到立在不远处的一道熟悉身影,她身体瞬间一僵。

  男人长腿交叠,嘴里漫不经心地咬着只烟,朦胧的白色烟雾将他的眉眼勾勒得精致而淡漠。

  似乎对她的视线有所察觉,他抬手,粗粝的指腹将烟熄灭。

  他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肤色冷白,融在湿润柔软的夜色里,像一块泛着光的冷玉。

  在他侧眸看过来之前,晏苏已经假装没认出来他,迅速收回了目光。

  许淮南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眸光慢慢沉了下去。

  特助周安将车从地下停车场开上来,他下车绕到后门旁,正要给站着不动的许淮南拉开车门,就顺着自家总裁的视线,看到了不远处的晏苏。

  周安右眼皮没来由地一跳。

  刚刚李嫂明明打电话来说,夫人生病自己去医院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看了眼脸上神色难辨的男人,迟疑了下,说道:“许总,需要我过去喊夫人一起回家吗?”

  许淮南微哑的声线泛着些许凉意,“不必。”

  周安不敢再多说什么,安静地拉开后车门。

  晏苏看着男人毫不犹豫地转身,还是没忍住,在这场无声的博弈中率先败下阵来,她喊他的名字:“许淮南。”

  许淮南挑眉,“怎么?现在能看得到我了?”

  晏苏本来想问他什么时候回的国,但想到他从来不会主动跟她说这些,毕竟从始至终她只是他人生中的一个意外。

  喉咙突然之间就被什么堵住了。

  许淮南的耐心似乎已经耗尽,他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她:“过来,跟我回家。”

  明明是最温柔的话,语气却如此不耐烦。

  晏苏眼睫轻颤,她淡声开口:“不好意思,许总,我约了朋友,回不了。”

  许总?

  许淮南眉间皱起,连带着眸光都有些凶狠,像是看到猎物即将要扑上去猎食的猛兽。

  晏苏抬眸,平静地对上他的视线。

  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让一旁的周安都有种心惊肉跳的错觉,他突然回想起刚刚从停车场出来的时候无意间瞥到的白色汽车。

  迟疑几秒,他低声提醒许淮南,“许总,我刚刚好像看到陈小姐的车了,夫人应该和陈小姐一起来的。”

  许淮南眼眸微眯,他抬脚,大刀阔斧地朝晏苏走过来。

  晏苏脊背瞬间绷直,喉咙下意识地空咽了几下。

  许淮南在她面前站定,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女人一身火红的吊带裙,露出大片绸缎似的光滑肌肤,锁骨和背部线条漂亮瘦削,胳膊和腿笔直修长。

  不用说话就足够妩媚勾人。

  离得太近,晏苏闻到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像是冰凉的薄荷,又像是冷冽的雪松。

  熟悉又陌生。

  被男人这么近地打量,压迫感实在太重,她刚要转身。

  许淮南就抬起手,指腹重重蹭过她柔软细腻的红唇,“涂得什么玩意儿,丑死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