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求书
静芮小说网
首页 >> 都市小说 >> 破碎虚空后我穿回来了
破碎虚空后我穿回来了

破碎虚空后我穿回来了

作者:从不失眠
分类: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21-08-07

小说《破碎虚空后我穿回来了》简介:

孟宁宁猝死后穿越了。   为了活下去,她在弱肉强食的修真界一路披荆斩棘,逆流而上,最终剑斩天道,破碎虚空后——   她!穿!回!来!了!   再也没有魔界妖灵,不用担心杀人夺宝,有手机有网络的现世竟然如此和谐美好!   在修真界活到一百岁的孟宁宁,摸着十七岁时鲜嫩的脸蛋,情不自禁流下喜极而泣的泪水   至于吃绝户的渣爹、借腹上位的继母,还有那撬自己墙角的绿茶继妹……   孟·一把年纪只想退休·宁宁:我看戏,宁随意:)   后来……   人们发现,曾经那个阴郁又草包的孟宁宁变了   学习成绩一飞冲天不说,靠一张街拍就一夜爆红,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还凭借一手玄妙莫测的风水局引来各方大佬的热切追捧   眼看被赶出家门的长女愈发风光   濒临破产的渣爹后妈悔不当初   被继妹撬走的前未婚夫更是红着眼想要回头   结果却眼看着自己那位矜贵俊美的小舅舅,在戛纳电影节红毯上,挽着孟宁宁的手,笑得春风得意,志得意满。   孟宁宁:以后你还是叫我小舅妈吧:)   安享晚年(不是)的满级剑仙大佬女主×作精小公主(不是)的阴狠资圈大佬男主   【逆袭苏爽娱乐圈小甜文】

《破碎虚空后我穿回来了》章节试读

  烟气氤氲的浴室里,一个细瘦白皙的身体蜷缩着,静静地沉在浴缸底部。

  染成脏橘色的长发像水藻一样从水底漂浮向上,压抑中带着让人不安的静谧。

  许久之后,水里那个理应丧失生命体征的身体忽地一颤——

  一阵水波翻涌,一个女孩儿从水中挣扎着坐了起来。

  “咳咳咳……”

  孟宁宁被水呛得连声咳嗽,好容易换过气来,又觉得胸口闷痛,头晕眼花,四肢软绵绵地,全无半点力气。

  她这是……活下来了?

  浴室里的灯光昏暗,孟宁宁眼前仿佛还残留着天道最后的雷霆一击——

  炙热焦灼,裹挟着浩瀚天威的天雷,将坚不可摧的登仙梯碎成齑粉,铺天盖地向她席卷而来。

  她被震得双目流血,两耳失聪,却仍然紧紧握着自己的本命仙剑,将通身的修为凝成了最后的那一剑。

  孟宁宁的记忆就停留在了自己挥剑弑天的那一刻,然后再回神来,便是此时此刻。

  【恭喜宿主完成终极任务‘弑天’,成功铲除伪·天道,世界修护完成进度100%】

  熟悉的系统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孟宁宁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成功了?

  居然真的成功了!

  【感谢宿主为本界生灵做出的贡献,您许下的‘回家’心愿现已兑现,附赠为您移除体内致命病症服务,祝您回家愉快,再见】

  这一幕恍如梦中。

  孟宁宁呆呆地坐在水里,许久后,她迟疑地举起手,被水泡得皱巴巴的手掌纤细白嫩,染着紫色甲油的指甲上还贴着亮片。

  没有百年练剑的厚茧,没有岁月侵染的褶皱。

  孟宁宁扫视一周,现代化的浴室装修让她眼眶一热,随即什么都顾不上了,连滚带爬冲向浴室的镜子。

  她粗鲁地抹了把玻璃上的水雾,随后便被里面映出的人影震住了。

  不是因为脏橘色的头发,而是因为那张脸。

  那是再好的回春丹也留不住的容颜,真的是她十七岁的少女模样!

  她孟宁宁终于穿回来了!

  梦宁宁擎着台面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她还记得,自己当初正是在浴室里心脏病发昏厥,失去意识以后,就被脑海里突然出现的“系统”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系统给了她一个选择,要么选择回到现实世界,死在浴缸水底,要么帮它完成一个任务,只要成功,就送她活着回去。

  为了活下去,她在那个修真界里摸爬滚打,从一介凡人起步,以剑入道,最终修成大乘期圆满,成为了正道魁首。她也明白了为什么系统把自己从异界引渡来此,就是因为她孟宁宁竟然是天生仙骨,地地道道的修仙天才。

  为了完成系统最后一项任务,也是为了修真界的天下苍生,孟宁宁踏碎登天梯,一剑斩天道。

  她为最后那一剑,拼尽了全部修为,燃烧了最后的生命。

  孟宁宁以为自己会死在那一役。

  却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穿回来了。

  回到了现世,回到了自己十七岁的这一年。

  历经风雨,孟宁宁的心境已是坚不可摧,喜悦的心情激荡过后,她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太久没有使用过现代用品了,她动作生疏地用浴巾包裹好自己,一拉开卧室的门,满眼少女粉的房间装饰。孟宁宁眉头微蹙,对自己当年的审美十分不习惯。

  她有些迟疑地打开衣柜。

  果然,不是嫩粉就是雪白,满眼的蕾丝和纱裙,缩小点给十岁女孩穿还能换句可爱。可孟宁宁如今虽然是十七岁的外表,内里却是百岁老黄瓜的瓤子,穿惯了玄色的仙袍之后,再穿这样的衣服,实在有种老黄瓜刷绿漆的羞耻感。

  孟宁宁翻翻捡捡,好容易掏出一套看得过去的运动服,刚穿上,房间外就响起一串粗暴的敲门声。

  她没多想,走过去刚一拉开门,却不料迎面就扇过来一个巴掌。

  !?

  孟宁宁条件反射地向后一仰,避过了这一掌。

  对方没收住力,正好劈在了门框上,直疼得“哎呦”一声,气得怒喝一声:“孟宁宁!”

  孟宁宁好整以暇地看过去,只见冲自己挥巴掌的是一个中年男人,面白无须,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堪称英俊儒雅的脸上满是怒气,刚刚抽过来的那只右手还举在半空中直哆嗦,显然用力不小,这一巴掌若是扇实在脸上,怕是要疼得不轻。

  那人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女人,探头探脑的,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一袭晚礼服裙,瞧着像是二人刚刚从哪个晚会出来的样子,上挑的丹凤眼里满是看好戏的恶意。

  孟宁宁眼神暗了暗,想起来了。

  这不是她那久违的渣爹和后妈么。

  孟宁宁的父亲许耀辉,就是一个靠吃绝户发家的渣男。

  孟宁宁的母亲是地产大亨孟氏集团总裁的独生女,出生就患有心脏病。孟总裁晚年得女,对女儿真是捧在手心怕化了,结果孟小姐被养得娇憨天真,一门心思爱上了大学同学许耀辉。

  许耀辉仗着一张儒雅俊秀的脸,凭借甜言蜜语,把孟小姐哄得非他不嫁。老总裁拗不过女儿,只好要求许耀辉入赘。

  许耀辉面上千依百顺,背地里却怂恿孟小姐陪自己出国深造。然后哄得孟小姐不顾身体,瞒着所有人怀上了孩子。

  结果等到老总裁得知时,女儿已经因生产病危,只来得及给孟宁宁取了个名字,便香消玉殒。

  孟总裁白发人送黑发人,伤心过度很快也撒手人寰了。偌大的孟氏集团就这样落入了许耀辉的手里,改姓了许。

  更让人齿冷的是,孟家父女尸骨未寒,许耀辉就再婚了。

  再婚对象白佳蕙挺着大肚子步入婚礼殿堂,孟宁宁和她同父异母妹妹许恬恬,生日居然只差六个月。

  孟宁宁打量着眼前的两人。

  不得不说,便是在修真界这许多年,像她亲爹这样又渣又毒的男人,也是找不出第二个来。

  孟宁宁直视过来的目光锐利又冷漠,令许耀辉不由得一个晃神。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眼前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大女儿似乎哪里不太一样了,以往怯懦又阴郁的眼神好像明亮了许多。

  但紧接着,怒火让许耀辉忘记了这一瞬间的违和感,指着孟宁宁的鼻子骂道:“孟宁宁,你看看你这一脑袋染了个什么狗屎颜色,小小年纪就不学好,还敢去酒吧买醉鬼混?早知道,你生下来的时候,我就应该一巴掌抽死你,也省得你今天到处丢人!”

  “耀辉别这样,孩子毕竟还小,你跟她好好讲道理嘛!”贴着许耀辉站着的白佳蕙忙假模假式地拉拉老公的衣袖,娇声娇气地劝道,“宁宁身体不好,动手又不能解决问题。”

  这又绿茶又白莲的熟悉腔调,孟宁宁不由得心里感慨。

  相隔这么多年她差点忘了,能把拱火拱得这么恰到好处的,也算是后妈白佳蕙的一项本事了。

  刚穿回来的孟宁宁早忘了这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冷静得甚至有些默然的表情,让许耀辉愈发暴跳如雷。

  “还讲什么道理?她喝得烂醉,和人乱搞的照片都传得到处都是了,我这张老脸都被她丢尽了!”

  许耀辉想到自己刚才在封家宴会上,被竞争对手当众嘲讽传递的照片,心里满满的都是自己丢脸的恼怒,咬牙切齿地恨声道:“孟宁宁,你这次也算是作到头了,就等着明天封家来退婚吧!”

  照片?封家?

  听到这里,孟宁宁微微睁大眼睛,彻底想起当年那些烂事来。

  孟宁宁之所以姓孟,而不是随渣爹姓许,就是因为封家。

  封家是京市的顶级豪门,封老太爷和孟老总裁有过命的交情。孟宁宁的外祖父临终前,放心不下唯一的血脉孙女,拜托封老太爷多加照顾。封老太爷一口应允,许诺将来等孟宁宁长大,就让自己的孙子把她娶到封家来。

  封家这样的豪门,许耀辉巴结都来不及,能和封家的长孙订下婚约,那简直就是天大的便宜。这个口头上的婚约,自然就成了孟宁宁最大的价值。

  在许耀辉的洗脑下,孟宁宁从小就知道,自己有个未婚夫,叫封展。

  等到长大后,两人入读同一所高中,出身豪门的封展英俊帅气,让孟宁宁一见钟情。哪怕封展对自己态度恶劣,眼神轻蔑,她依然做梦都想嫁给他。

  为了讨好封展,孟宁宁竭尽全力,在封展面前卑微到了土里,完全丧失了尊严。却没想到,封展最终却喜欢上了她的异母妹妹许恬恬。

  亲眼目睹封展在KTV里,和许恬恬当着一众同学的面热吻时,孟宁宁的世界崩塌了。

  她冲过去质问封展,对方看她的眼神却像是在看一个垃圾。

  “你说你比恬恬更爱我,为我什么都可以做?那你……证明给我看。”

  当时,封展满眼恶意,讥讽地这样说。

  在他的默许和纵容下,孟宁宁被无下限讨好封展的狗腿子灌了酒,又被人用脏橘色的染发剂喷了满头。当恶意在群体中激荡的时候,人人都好似恶鬼一样,整个包厢内热闹非凡,手机闪光灯对着孟宁宁不停地闪烁,她全无抵抗能力,连哭喊的声音都被人捂在嘴里。

  直到最后,孟宁宁差点被扒光衣服的时候,封展才叫了停。

  而倒在地上的孟宁宁,脸上的妆已经染成了一团,身上被酒浸透了,脏橘色的长发乱蓬蓬地散乱着,包厢里的果盘被恶意地倾倒在她身上,红色的西瓜汁、紫色的葡萄汁,把她雪白的裙子染成了一团脏污。

  封展就蹲在这样的孟宁宁面前,用手指捻起她的一缕头发,嗤笑道:“你瞧,像屎一样的东西,配得上我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