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求书
静芮小说网
首页 >> 都市小说 >> 那就先来个世界冠军吧![竞技]
那就先来个世界冠军吧![竞技]

那就先来个世界冠军吧![竞技]

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章节:276、第 276 章
更新时间:2021-09-13

小说《那就先来个世界冠军吧![竞技]》简介:

苏谦,人不如其名(?) 苏家爸妈给他取这名字的时候,原本想的是谦谦君子 结果小小年纪就学人在网上论坛当嘴炮 开口闭口就是:我jio得这个选手不行。 至于苏谦自己,他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朴素的田径爱好者 他只不过是日常兴趣是在一个叫田径王国的论坛上发帖讨论做一个技术帝而已,嘴炮键盘侠什么的?不存在的! 至于他为什么会变成一个田径论坛上的键盘侠…… 这话还要从另外一件事情上了说起 虽然他表面上看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 但是没有人知道,从小开始,他每天梦里,都要被一个叫苏白的教练疯狂教育指导 从100米到200米再到400…… 梦里: 苏谦:【教练,我jio得我训练的项目这么多有点过分QAQ】 苏白:?这个工具人还挺有性格? 现实里: 苏谦一直以为梦里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单纯的梦而已 直到有一天,苏谦发现,现实世界中多了一个天才田径选手 那个天才田径选手好像是他梦里的好基友? 而在梦里的世界,苏谦的好基友和他的实力其实不相上下 苏谦:【莫非……其实我也是个田径天才?!】 于是,当论坛里有人觉得苏谦嘴炮挑剔太过分的时候 路人说:md你这个键盘侠,你行你上啊! 苏谦:=皿=+我上就我上!

《那就先来个世界冠军吧![竞技]》章节试读

  省体工队的训练场旁架着个手机直播架,边上坐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儿,盘腿坐在地上,一脸百无聊赖地单手托腮。

  今天是多省联合的短跑项群赛,算是个半开放形式,有100个观赛名额,提供给田径爱好者们申请抽选。

  不过坐在地上的小孩儿,也就是苏谦并不需要这个名额,他是队内家属,他大哥苏文是省体工队的队医,从小他放假时,就被他哥带着在体工队里玩,七八年下来,他在省队早就能横着走了。

  “哟,苏小谦,又直播呢?”

  一个S省短跑组的百米选手正来到赛场上准备开始备赛,看到了坐在地上的苏谦,笑着绕过来,大手往苏谦的脑袋上一盖,快乐地揉了一把苏谦的呆毛。

  “嗷!良哥!你又搞乱我发型了!”

  原本坐着发呆的苏谦嗷地抱住陈良的手,一脸气鼓鼓地抬头控诉。

  陈良哈哈笑着收回了手,又顺手捏了把苏谦的脸颊肉:“你不是在直播吗,怎么没精打采的?”说着,陈良还看了眼架在边上的手机屏幕,笑呵呵地和直播间里的田径迷们挥手问了个好。

  苏谦听到陈良的问题,整个人又泄气地蔫儿了下来,他无力地摆摆手:“没什么没什么,良哥你快备赛去吧。”

  陈良:“?”

  看着苏谦这副’我好忧郁’的样子,陈良转眼就想明白了,他笑道:“你小子,我就在想说,你今天怎么这么乖巧都不跟人吵架的,又被你哥教训了吧?”

  苏家大哥苏文比苏谦大了能有15岁,非常有长兄如父的威严,再加上七八岁后放假期间基本都是苏文在带着他,于是苏文的话往往比苏家爸妈的话还要管用。

  苏谦耷拉着个脑袋,忧郁地捂住了嘴。

  他今天被他哥下了封口令,不许他在直播的时候开口和人吵架。

  可恶,他哪里是跟人吵架了,分明就是那些人基础知识薄弱,明明每次他说得都对,那些人非得跟他抬杠!

  陈良看着苏谦这个蔫哒哒的样子,一脸好笑,于是不顾苏谦的抗议,又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才转身去了备赛的位置。

  在无人理会的直播间里,有一群田径迷们正在嘻嘻哈哈地闲聊。

  【原来今天不扯淡是被人封印了啊?】

  【哎呀,可惜了,看这个直播间的乐趣不就是看小家伙喷人吗?小谦,不如你鼓起勇气,再喷喷看?】

  【唉哟,可别,兄弟我看你人有点坏哈,怎么的,想看苏小谦回家屁股开花吗?】

  【哈哈哈哈,你别说,我还真的挺想看。】

  这个直播间,是隶属田径王国论坛的直播间。

  田径王国是中国最大的专业田径论坛,旗下包含与田径相关的全项目子版块,论坛中有大量的职业教练、运动员出没,也有许多民间的理论高手。

  近年来,随着短视频直播等媒介的热潮,田径王国也开通了论坛直播功能,只不过开通直播的条件要求很高,除开论坛亲自邀请的知名教练员、体育评论员外,其余用户需要达到一系列严苛条件,并在审核后才能获得直播权限。

  可以说,能够获得田径王国论坛直播权限的,都是田径行业内有一定知名度的人士了。

  除了苏谦。

  说到原因,那主要还是因为他资格够老。

  今年才15岁的苏谦,在田径王国论坛,却已经是10年资深用户了,从5岁懵懵懂懂由他哥苏文帮忙注册了账号后,就会在一些视频帖子底下奶声奶气地用语音回帖提问。

  这个遍地都是大老爷们儿的论坛,哪里见过这个架势?

  一时之间,这个昵称叫做超级龙龙的ID就火遍了全论坛——据小孩儿亲口说,这个ID的来源是他超级牛逼的龙龙玩偶。

  苏小谦当年年纪虽然小,但是偏好方向却非常明确:基本只在短跑版块出没,偶尔会看看跨栏。

  当时也有其他版块的坛友看小孩儿有趣,于是在论坛里勾搭他,试图引诱小孩儿去别的版块培养培养兴趣,但是得到的却都是奶声奶气又铿锵有力的回答——【我·不·要!】

  作为在论坛里成长起来的崽,苏谦的账号不论从论坛粉丝数还是注册时长、发帖量等方面,当然都能轻松满足开启直播的条件。

  还有一个重点是,苏谦他假期常年泡在S省体工队的田径组内,直播起来也是他的一大优势。

  就像是今天的半公开的短跑项群赛,苏谦这里的第一手直播视角就很珍贵。

  只可惜,小时候奶声奶气的崽崽,长大了之后变成了个小嘴炮,一点儿都不符合他名字里的’谦’字,常年在论坛上和直播里和人对喷。

  今天难得看他吃瘪不说话,直播间弹幕上都是一片欢欣鼓舞,更衬得一脸忧郁的苏小谦分外凄迷(?)。

  苏谦萎靡地没说话,直播间里的讨论倒是没停。

  【这是今年冬训之后的第一次室外赛吧?不知道选手状态都怎么样。】

  【毕竟是赛季初,能够跑出状态就行了。】

  【说起来,周一鸣今天也会来参赛吧?不知道他今年能不能跑进10秒40?】

  ……

  苏谦没理会直播间里面的讨论,只是坐在角落,看着现场在做热身准备的参赛选手们,眉头皱得死紧。

  一个高抬腿的,又一个高抬腿的。

  还有光顾着要’全脚掌落地’,结果忽视了其它要点的。

  不论是高抬腿还是全脚掌落地,都是这几年国内短跑训练的热门概念,特别是’全脚掌落地’这个概念,相对于前些年国内普遍认为短跑应该’前脚掌落地’,有了完全的不同,于是被很多教练和部分运动员奉为圭臬。

  光为了高抬腿是否有用,还有不要迷信全脚掌落地这个话题,他就跟人在论坛上吵过好几架,最后的结果都是谁也无法说服谁的不了了之。

  就很可恶。

  苏谦鼓着脸,长长地叹了一口忧国忧民的气,再抬头时,男子百米的分组预赛已经开始了。

  这场短跑项群赛,参赛的省份、队伍不多,不过关注度不低,主要也是因为参赛的人里面有一个G市的百米新秀周一鸣。

  去年的2020赛季里,年仅19岁的周一鸣刷新了他的PB(个人历史最佳成绩),跑出了10秒42的佳绩,也成了国家队重点关注的选手,有传闻国家队已经放话有意吸纳周一鸣进国家队,不过还要看他今年的状态再做定夺。

  这次成功抽选进场观赛的,有一小半都是冲着周一鸣来的,还有人做了周一鸣的手幅,在看台上挥舞着支持这个帅气的年轻选手。

  苏谦的直播间里,人们也正在讨论周一鸣今年有没有机会打开10秒40的关卡,向10秒35挺进。

  “……有机会叭。”

  苏谦看了眼不远处正在试跑的周一鸣,这是一个爆发力很强的选手,他去年也观察了周一鸣一阵子,于是这会儿难得地开了口。

  “周一鸣的身体弹性条件很好,爆发力强,只要训练方法准确到位,打开10秒10也是很轻松的……”

  ?

  直播间里正在闲侃的田径迷们听到苏谦夸奖人的声音,就连弹幕都停顿了几秒钟。

  【啊呀,了不得,我没听错吧?咱们小谦会夸人啦?】

  【不得了,了不得!不过小谦你今天不是被封印了不能说话吗?】

  【哈哈哈,他那是被封印了不能骂人,没说不能说话吧?】

  【这周一鸣了不起啊,我记得之前好些个有潜力的选手,咱们小谦都喷过吧?今天周一鸣居然还能得夸奖呢!】

  苏谦当然也看到直播间里调侃的弹幕了,他眯着眼,恶狠狠地怼了一句:“我之前说过的那些选手就是不行!”

  他扳着指头数:“资质不如周一鸣,基础训练都没做好就敢上跑道,训练方法有偏差,个个都只会超级深蹲加高抬腿……继续下去,就算原本资质不错的也学废了!”

  【是是是,对对对,咱们小谦说得都对!】

  直播间里,弹幕上的田径迷们早已经习惯苏谦的各种嘴炮日常,大家都非常安详地’嗯嗯嗯’表示小谦最棒。

  苏谦瞥了眼直播间的弹幕,愤愤地扭开了头,拒绝和敷衍他的直播间观众理论,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赛场上。

  虽然只是一场少数省份队伍参与的项群赛,不过整体的比赛流程还是非常正规专业的。

  苏谦想了想,还是非常善良地把直播的手机画面又调整了一下,让他直播间的观众们都能尽可能完整地看到百米的起跑和终点冲线。

  “哼哼,虽然你们这么敷衍,不过我苏谦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们计较……”

  等苏谦叨叨完,直播间视角已经落在一个非常适合单机位观战的角度了。

  直播间这会儿当然又出现了一大波输送给苏谦的彩虹屁,但是都被非常不屑的苏谦无视了。

  等苏谦这儿角度调整完毕,他一抬头,已经看到第一个分组的选手在起跑线前站好了。

  一看这一溜儿8个选手,苏谦忽然傲娇地出了声:“巧了,今天的分组预赛第一组,和周一鸣同组的有一个就是你们说被我喷过的选手。”

  “你们要赌一赌谁的成绩更好吗?”

  赛道起跑线上,几名选手当然是不知道不远处的这个小赌局的,他们这会儿已经蹲踞在各自的起跑器上,做好了开赛的准备。

  边上,充作发令员的助理教练已经举起了电子发令枪,口中喊出’各就位’。

  8名选手两手撑地,两脚一前一后踩踏在起跑器上,后臀抬高——然后就听一声清脆的发令枪响。

  “砰!”

  比赛开始了!

  赛道侧旁简陋的观众席上,幸运入场的100米观众当即放开声量大声给场上的选手们加起了油。

  赛道上,因为现场观众的加油声,原本起跑阶段看起来还有些绵软的选手们,在途中跑阶段倒显露出来几分对抗的硝烟味。

  在8名选手之中,起跑阶段加速状态最好的无疑就是被苏谦看好的周一鸣,他的起跑反应速度冠绝全场,凭借他的爆发力和充分的蹬伸,在加速阶段一骑绝尘。

  而苏谦提到的赌约中的另外一位选手,步频虽然很高,但是速度却始终无法提升,从头到尾都没能对周一鸣造成任何的影响。

  倒是最初来揉过苏谦脑袋的陈良,他在途中跑阶段速度保持到位,到了周一鸣后半赛段速度耐力不足的时候,陈良一举超过了周一鸣。

  不远处,苏谦看到这个结果后,皱了皱眉头,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在陈良和周一鸣两人先后以第一、第二的成绩越过终点线后,两人多跑了几步缓冲,恰好就到了苏谦的跟前。

  “哟,小谦,你看你良哥今天的水平怎么样?”陈良拿下了小组第一,心情挺好,就笑着调侃起苏谦。

  苏谦虽然听出了陈良调侃的味道,但还是一本正经地道:“良哥你起步的时候垮了,加速的时候蹬伸不充分,导致加速也不充分……”

  陈良原本笑得挺轻松,还打算伸手揉一揉苏谦的脑袋,结果听着听着,发现苏谦说得竟然很有几分正确。

  没等他继续追问什么,苏谦突然转头问周一鸣:“周一鸣,你之前是在训练中受伤了吗?”

  正站在一旁休息的周一鸣,听到这个问题,有些惊讶地看向了苏谦,略顿了一会儿,才点头:“是。”

  陈良这会儿真有些意外了:“嗯?我们小谦嘴炮功夫渐长啊?”

  苏谦没好气地撇撇嘴:“都说我不是嘴炮了,我可是有理论基础的!”

  陈良笑着问:“那请问,小谦你的理论导师是谁呢?”

  ……

  一被问到这个问题,苏谦就蔫了下来。

  之所以他每每提及的理论没人支持,就是因为他所提出的理论在国内并未出现,让他说出来源,他也说不出口,只能说是自己的’研究’。

  于是每到这时,他只能蔫蔫地闭嘴。

  当前的短跑项群赛,因为周一鸣伤愈后的首战,没能刷新他的PB,但赛季初还是伤愈后,跑出10秒48的成绩,也算是不错了。

  最后的决赛中,S省体工队的陈良跑出了10秒44的成绩,拿下了本场项群赛男子百米的冠军。

  结束了泡在体工队的一天,夜里,苏谦躺到床上睡下。

  在他陷入沉眠的下一刻,他又来到了一座巨大而空旷的室外体育场,场中还有大量的短跑相关训练设备和器材。

  看着眼前的场地,苏谦深沉地叹了口气——唉,来了,他的’理论基础’和’导师’来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