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求书
静芮小说网
首页 >> 修真穿越 >> 嫁给渣攻的反派哥哥[穿书]
嫁给渣攻的反派哥哥[穿书]

嫁给渣攻的反派哥哥[穿书]

作者:管红衣
分类:修真穿越
最新章节:85、番外1.1
更新时间:2021-03-19

小说《嫁给渣攻的反派哥哥[穿书]》简介:

穿成渣贱文里正要“为爱“跳楼的主角受, 景寻一个转身。 抱歉,不爱了。 原著里,跳楼视频在网上流传开,让主角受成为别人口中浪费教育资源、毫不自爱的男大学生。 国家一级科研人员、真学霸景寻穿来后:认真的,你们在说谁? * 景寻自小相貌好,学习好,做什么都像模像样,偏偏身体不好。 如今虽然穿进BE渣贱文里,但好在是拥有了健康的身体……景寻一脚踹翻了渣攻,顺便把以前想干干不了的事情都做了一遍。 只是没想到他人生做的第一件出格的事,就是中了药后站在幽闭昏暗的房间里,向一位英俊冷漠的长腿先生求助: “先生能不能帮帮我?” …… 一夜激情后,景寻觉得这位先生是个好人。 直到没过两天,长腿先生找上门,还要跟他结婚。 景寻:……不说好了是一夜激情吗! 后来景寻才知道,这位外表禁欲克制的先生,竟然是渣攻的哥哥、那位书中偏执阴鸷的反派大BOSS! 传说沈家大少爷暴戾恣睢,喜怒无常,整个龙城半数都在看他脸色、替他做事,最后更是将渣攻小团伙全灭。 景寻:啊这。 似乎嫁给反派也不错? * 原著渣攻视角: 身为首富沈家的二少爷,沈勃翰曾以为严景寻永远都离不开他。 但是后来,他发现情况变了——

《嫁给渣攻的反派哥哥[穿书]》章节试读

  “他出来了!”

  “嘘!安静!”

  下午16点30分。

  首都国际机场VIP通道。

  几名武警一字排开站在拉长的警卫线旁边,他们全副武装,致使人满为患的接机口比平常要安静了许多。

  别说以往常常在这里蹲点的代拍们完全被隔绝在警卫线外,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扛着专业摄影机、看上去是大电视台记者的工作人员也守在外面。

  有路人不明原因,向附近的代拍们打听情况:“这是哪位大明星有这么大排场?”

  代拍们大多见多识广,但有些对于今天的情况也是一脸懵逼。

  也有一些关系广的,对路人们做出了解答:“不是大明星,但比明星还牛!是那个去外面比赛的天才少年,今天回国了!”

  “……你说的是之前奥数横扫欧美,这两年又参加国际机器人大赛的那个?”

  “对,就是他!名字叫景寻的!”

  “这两天没看新闻,怎么样,赢了没?”

  “当然是赢了。”

  “冠军。看这排场这礼遇就知道了!”

  正议论间,只见两条长长的警卫线之间出现了一行人。

  这是一支由五六名青年组成的队伍,被众星捧月着走在最前面的则是一名戴着黑色棒球帽的少年。

  少年的外形特征十分突出,从他身影出现的那一刻,早就蹲守在一旁的电视台和官方晚报的记者们都沸腾了。

  作为国家级的天才选手,景寻同学自十五岁时起便开始为国出征,五年来经历大大小小十余场比赛,从无败绩。

  因其经常出现在大大小小的新闻中,但凡是关注点时事新闻的人都会眼熟他。

  除此之外,少年标志性的羸弱身躯和过于精致的五官也叫人印象十分深刻。

  ——此时尽管被帽檐半遮面颊,但也能从高挺的鼻梁和削薄的唇判断出少年的五官相当俊俏。

  美中不足的,是他外形看上去过于单薄了些。

  一套最近正流行的国产修身款运动装被他套在身上,竟然显得过于修身了。足以让少年纤细的骨骼、细瘦的身形尽显无遗。

  看上去的确是应了那句话,无论是奥数还是计算机编程,都是费脑子的玩意儿。

  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鲜花和掌声同时出现,无数的话筒被伸了过去。

  “都不要挤!”

  负责维‖稳的工作人员再次出声,几名武警联合行动。

  往常的确不会如此郑重。

  只是英雄凯旋,当以礼遇。

  但很显然少年属于斯文秀气的那一挂,丝毫不讲排场。

  面对几乎怼到脸上的话筒和相机他也没有任何怒意,尽管微微仰起的面颊上没有一丝血气,但他还是笑着回答了一些记者的问题。

  专车里,景寻靠在背椅上,稍稍吐了口气。

  已经是十月份的天气,可景寻的额间却出了一层薄汗。

  凉的。

  是虚汗。

  他不得不摘下棒球帽,抽过纸巾在额角抹了抹。

  这样一来,他俊秀的五官就完全暴露出来,面部弧线近乎完美,肤色莹白若雪,最为突出的,是他右侧的眼角边还有一颗精致的小泪痣。

  只是过于发白的嘴唇让他看上去虚弱极了,很像古诗词中所说的那种,弱风扶柳般的美人,单薄得叫人心疼。

  这次同他一起参赛一起坐一辆车的三位学长不禁担忧起来:“师弟你还好吧?再挺一会儿,很快就能休息了!”

  景寻身体从小就不好。

  是恨不得走一步就要喘三喘的类型。

  这次在一系列的烧脑决赛后又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赶回国,身体自然吃不消。

  学长们知道他身体状况,也知道他从小就是孤儿,被国家特殊关照才长这么大,拼命参加比赛也只是为了报答恩情……

  这些经历,让他们打心底里想对他关怀备至。

  更何况。

  他们虽然是全国范围内选拔出的精英代表,普遍都是博士在读,比景寻年长。

  但在专业领域上又的确不如景寻。

  拿这次的机器人AI大赛来说,如果不是景寻提前整合数据编制了全新体系的系统和防火墙,他们这支队伍可能已经与冠军失之交臂。

  对待这么一个实力强横,偏偏外表精致、身体又脆弱到一碰就碎的学弟,谁会不心生怜爱呢?

  学长1:“阿寻不要怕,等一会儿我们就到地方了……哈哈哈我给你讲一个有趣的事,刚刚飞机上我看了这本小说,里面的主角受跟你名字很像唉!”

  学长1说着掏出一本实体书,听得旁边学长2不由皱眉:“你这看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们阿寻怎么可能是受?……”

  学长2话说到一半,看着景寻灵动的双眸,还有蝴蝶翅膀一样扑闪扑闪的长睫毛,突然有点说不下去。

  “裴师兄,是什么小说?”景寻好奇地问。

  他在媒体面前虽极有礼貌,却向来只是有选择地回答比赛相关问题,别的一句话没有,给人感觉既正派端正,又清冷别致,纤尘不染得像被遗落在人间的精灵。

  但与他亲近的人——他的师长们却知道景寻其实对什么都很好奇,只是出于身体缘故,精力不济,除了专业课以外的东西他都无暇去看、去品味。

  也因此,学长们总是不遗余力地给景寻展现外面的世界。

  但这次裴学长也有点后悔了。

  那本书并不符合时下的网文风格,而是一本十几年前就出版了的狗血渣贱文。那个几乎与景寻同名的主角受一路遭遇都极为悲惨,下场更是凄凉。

  总的来说,那是本现在看来特别报复社会的小说。

  “没关系的。”景寻微微歪头,苍白的唇角勾起一抹虚弱地笑,眼睛却留存一抹晶亮。

  “我想听。”

  “那好吧,反正就当……猎个奇嘛!”

  裴姓学长实在抵不住景寻眼中的那抹光,他瞥了眼不满看他的学长2,开始给景寻讲小说里面的情节。

  很显然这位裴学长口才不错。

  因为景寻身体虚,多半时间都只能闭目休息,学长们要给他“灌输信息”,一般只能靠嘴说。

  所以就算以前嘴笨,在长达数月的训练相处中也早就练出来了。

  景寻知道学长们是在刻意哄他,所以尽管这会儿的确很不舒服,他也还是表现出很感兴趣的样子,也极专心致志地去听。

  他像往常一样轻合双目。

  黑暗里,裴学长叙述完故事梗概后,他听见二学长义愤填膺地问:“渣攻都渣成那样了,他们最后是怎么HE的?!”

  “没有HE啊,最后渣攻和他的小团伙儿都被反派全灭了呀。”裴学长茫然地回答,随即反应过来,开始喋喋不休:“谁告诉你HE了的,这要是能HE,作者不得被寄刀片啊!”

  二学长的气势弱了下来:“对不起,忘了这是古早文了,我以为你只看晋江文呢……”

  裴学长:“格局小了吧。”

  二学长委屈:“……”

  景寻此时呼吸很重,却仍在二位学长打嘴炮的声音中稍稍弯起唇角。

  他喜欢这样轻快欢脱的氛围。

  仿佛这样,生命就是鲜活的。

  不知不觉,薄如蝉翼的眼皮有些发抖,他的意识开始发沉。

  后来,他就在学长讲述情节的声音中睡着了。

  又或许只是像往常一样,恍了个神儿。

  但总归是再睁眼时,一切都变了。

  “快看啊!有人要跳楼!”

  景寻被这道距离自己很近的刺耳声音激得强行撩起眼皮,一抬眼,他发现自己不知怎么,竟然暴露在一个二楼的天台上。

  天台风很大。

  夜晚的风有些凉,景寻细瘦的身躯在风中摇摇欲坠。

  再往前一步,或者哪怕只是简单地向前一仰,他就会直接从这里坠落。

  ……

  景寻不恐高,但还是愣了一下。

  因为不可能的。

  现在的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

  他的破身体根本不能吹风,别说会被允许来到这里,就连上天台这种事情他都从来未被允许过。

  所以这是怎么……

  “我赌一百块,他不敢跳。”

  虽说是置身在天台上,可景寻的四周却意外的,并不空旷。

  周围反而围满了人。

  几个少男少女嘻嘻哈哈地举着手机,在拍他,给他录像。

  “嘻嘻这你可要输了,谁不知道严景寻爱我们二少爱的死去活来,跳个二楼证明下心意算什么?我赌他马上就跳!不跳我倒立吃翔!”

  这话说得很大声,倒像是故意刺激人去自杀一样。

  景寻不由皱起了眉头,转身扭头望向不远处说话的那几个小青年。

  他不喜欢这种拿生命当儿戏的行为。

  但与此同时,他也几乎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刚刚学长给他讲的那本小说中,主角受就叫严景寻。

  而主角攻因为是个富二代,在家里排行老二,所以在外面经常被叫二少。

  ……

  他穿书了。

  成了书里,跟他名字很像的严景寻。

  这种违背科学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景寻暂时弄不懂。

  但裴学长与生俱来的好嗓音这会儿却还能在他脑中完美回荡——

  《虽然我爱你》是一本典型的渣贱小说,总结来说就是渣攻虐受千百遍,受待渣攻如初恋。

  前几章还是正常的小甜饼:因故装穷的渣攻在学校里遇见惊世绝艳的学长,自此惊为天人,对他展开了疯狂的追逐。

  但故事在学长、也就是主角受动心后便开始急转直下,作者开始用丰富的笔墨描写渣攻得到了就不珍惜的渣,以及受对待这份感情的固执和坚持。

  而景寻现在所处的场景,应该是渣攻开始对受感到厌倦、已经懒得跟他装穷,也不扮痴情男以后的那个情节——

  渣攻开始对受施行冷暴力,不是经常玩儿失踪就是跟朋友们在酒吧里瞎混,主角受实在受不了这份冷落,就在这一天鼓起勇气找了过来,却被渣攻当众提分手。

  紧接着就是他被渣攻的朋友们联合起来羞辱的情节。

  因为先前渣攻在朋友面前的一番渲染,所以在他那群朋友的眼中,严景寻就是个“不知廉耻的倒贴货”、“在二少面前毫无尊严底线”,“像一条狗”。

  在此之前主角受只是个清贫老实的大学生,最看中体面和面子,又哪里能经得住这样的羞辱?

  更何况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纵容朋友羞辱他,原主被渣攻前后的变化给打击到了,脑子一昏,便直接走到了天台上。

  景寻记得后面的情节,主角受被追上来的渣攻朋友们继续拿话揶揄了几句,实在受不住,竟然真的跳了下去。

  好在酒吧只有两层楼,跳下去的严景寻手臂骨折,性命并没有大碍。

  只是,有人为了沈家二少爷也就是渣攻跳楼的事便在二代圈里头传开。

  所有人都知道严景寻爱沈勃翰爱得死去活来,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

  自此以后,严景寻就成了龙城里有名的贱受。

  遭众人唾骂嫌恶,那也是他被渣攻PUA,被虐身虐心的第一步。

  ……

  “喂,严景寻,你到底跳不跳啊?”

  “你们真信他能跳?他站这儿无非就是想让二少上来看他一眼。现在你该死心了吧严景寻?你看看你都站这多久了,二少连上来都没上来。”

  “信信信,我信他会跳。我们向来严肃认真的严学长怎么可能就是做做样子?怎么可能为了让男朋友看自己一眼就跳楼?太不要脸了吧哈哈哈!”

  一丝微凉的风拂过耳际,景寻猛然回身,目光直指方才拿他做赌约的几个人,清冷的神色暴露无遗。

  他这样猛地一转身,倒让对面那几个喋喋不休的小年轻狠狠愣了一下。

  ——严景寻为了融入他们的圈子,在他们面前总是尽量保持冷静自然的形象。

  可这些人都是从小在上层圈子里混大的,见过的世面比普通大学生多得多,一眼就能看出严景寻与他们相处时的紧张和局促。

  也正是如此,他们才敢明目张胆地欺负严景寻。

  在他们眼中,严景寻顶多是个过来巴结讨好二少的宠物玩具,跟他们根本不是一个阶级的,就更别肖想二少。

  但现在怎么……

  景寻回身的一刹那,从前原主的不安和局促都消失殆尽。

  不需要做什么,气定神闲的表情和凌厉目光已经压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衣着容貌都没有变,他也只是简单地转了个身。

  却像是个真正的贵族。

  虽然这些人很可能没意识到跳楼的严重性,话里话外都只想要揶揄原主,折他脸面要他难堪。

  但对于从小到大已经在鬼门关徘徊了许多遍、拼了命都想活下去的景寻来说,过分了。

  他直接走到了那几个人面前,趁所有人都愣着,冲刚刚那个打赌的人伸出了手。

  “你输了。”

  “什么?”那人很显然没反应过来。

  景寻也无所谓。

  他居高临下地看他,耐心提醒:“林少爷自己说的,赌我立马就跳,否则你就要倒立……”

  话音稍顿,作为从小就被国家培养的精英人才,那个动作景寻实在形容不出口。

  “不会真有人觉得我会为了什么人,就做出傻事来吧?”景寻的目光一转,认认真真地与林少爷那一伙儿的每一个人对视,眼里透着真实的惊讶。

  “更何况……抱歉,我已经不爱二少了。”

  不等别人反应,景寻粲然一笑:“所以林少爷……这么多人拿手机录着,你可不能反悔。”

  话音一落,周围的其他人都哄堂大笑。

  除了林立这一伙儿,其他人都只是单纯来夜店消费、听说有人要为爱跳楼就上来看热闹的,可不管谁是什么少爷。

  “你……”

  林立面子挂不住,也很难相信为了讨好沈二少一向只会客客气气冲他们笑的严景寻竟然敢……这么对他!

  要知道严景寻以前连正眼瞧他们都不敢!更别提这样咄咄逼人……

  林少爷不禁吼道:“你疯了?!”

  “不过你表演的时候最好还是去个没人的地方,被录下来可不好。毕竟……”

  景寻不顾他跳脚,轻笑着说:“有伤风化。”

  .

  酒吧一楼的包厢里,除了听说严景寻要跳楼跑上去看热闹的,还有几个人围坐在沈勃翰的身边。

  “二少别担心,都什么年代了哪儿会有人殉情,不会有事的。”有人劝。

  另一侧一个化了妆,故作娇媚的男孩则紧贴沈勃翰大腿,嘲道:“别瞎说,二少怎么可能会担心?不过是一个恼人的玩具罢了。是吧二少?”

  沈勃翰原本也想上去看看,但也如其他朋友所说的,一个玩物罢了。

  如果一听说严景寻要跳楼他就立即上去查看,那岂不是会显得……

  再说能出什么事儿?

  干脆瘫在沙发上,沈家二少爷两腿向外一伸,故意装不在意地说:“让他不要来找我,非得过来,受不了就要去天台,啧。”

  “就是就是。”娇媚男孩在旁边附和。

  “再说我大哥今晚要过来,万一撞到他……”沈勃翰不乐意提这事,话意一转:“胡晓鹏你去把他们几个叫回来,再坐一会儿咱们就走人,换地儿。”

  画着淡妆的胡晓鹏不情不愿地站起来,故意问:“那那个严景寻怎么办?”

  沈勃翰还没说话,包厢的门已经被人推开。

  是之前跑上去的几个人回来了。

  里头没有严景寻。

  眼见这几个人的表情都十分怪异,非要形容的话,都有些灰头土脸的感觉,沈勃翰不禁问:“他人呢?”

  胡晓鹏笑:“不会是真跳下去了吧?”

  “没有。”其中一个人说着,并一道拿出了手机,递到沈勃翰面前,将刚刚录制的最后一段视频拿给他看。

  视频里,严景寻清冷悦耳的声音响起,林立不服气道:“二少这怎么回事儿啊?你家的那个学长不是胆子挺小还好面儿吗,他怎么就……”

  怎么就那么气定神闲地就从天台上面下来了,还趁机转移了揶揄的对象,让最后难堪的变成了他?

  在那漫天的嘲笑中,林立至今都没回过神来!

  沈勃翰听着视频里严景寻冷静的声音。

  手机拍摄的视频并不清晰,画面晃动很剧烈,但这丝毫不影响镜头里青年俊秀的颜值。

  严景寻长得好看。

  是阅人无数的沈勃翰也会被惊艳到的那种好相貌。

  要不然他当初也不会一眼就看上他。

  可惜这人太不知趣,还爱粘着他,要他在朋友面前丢脸。

  但这视频中的严景寻……忽略他态度上的突然转变,为什么感觉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那边林立还在骂。

  沈勃翰莫名觉得他声音刺耳,不禁问他:“所以你倒立吃翔了没有?”

  林立:“……”

  再次吃瘪。

  林家比不得沈家,虽然林少爷也是少爷,但在这个小圈子里,他还是要以沈勃翰马首是瞻,自然不敢像刚才在天台上时那样嚣张。

  沈勃翰这会儿突然有些烦躁,根本不想注意林少的感受,他只是又问:“严景寻人呢?”

  “不知道,他第一个下楼,随后就没影儿了。刚下楼的时候还看见了你大哥……我们哪儿还敢找,赶紧就回来了!”另一个人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