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求书
静芮小说网
首页 >> 都市小说 >> 白莲花不好当[娱乐圈]
白莲花不好当[娱乐圈]

白莲花不好当[娱乐圈]

作者:莫里_
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章节:番外-春夏秋冬
更新时间:2021-03-19

小说《白莲花不好当[娱乐圈]》简介:

【剧情版文案】 苏家有对双胞胎女儿。 姐姐明艳大方性格火辣,妹妹清纯内敛柔情似水。 哪想到长大后,内向的妹妹踏入娱乐圈,成为了人尽皆知的当红小花;而姐姐却背起书包,在大洋彼岸一路读到了地质学博士。 突然有一天,姐姐灰头土脸在野外勘探时,妹妹的经纪人带着一帮保镖,把姐姐绑到了综艺节目现场。 “卧槽你们tm想干什么?!给老娘放手!!” “苏纪时,你妹妹留下一封隐退信就消失了!她身上所有代言、综艺、电影合约加起来违约金超过三十个亿!她不上,你来上!” “……???” “顺便提醒你,她现在和XX集团副总裁交往中,明晚你和他有一场约会。” “……!!!” 【搞笑版文案】 经纪人:“你比你妹妹高三厘米,皮肤黑两个度,头发短五十公分,眼角少了一颗痣……最重要的是你比她胖十斤!从今天开始你要严格按照减肥食谱饮食!你有什么忌口吗?” 女主:“我忌素。” 经纪人:“……” 【感情戏文案】 总裁捧着女主的脸深情款款:“亲爱的,你眼角这颗痣,生来便是让我亲的。” 女主抬手把痣抹掉了:“不好意思啊,这痣是画上去的。”

《白莲花不好当[娱乐圈]》章节试读

  知乎。

  分享你的人生。

  【我的主页】

  【性别:女】

  【教育经历:博士在读】

  【我关注的话题——地质学、美国留学、家庭、两性、健身、宠物、美食】

  【我擅长的领域——地质学】

  【我对以下话题不感兴趣,不要推送给我——娱乐八卦】

  【邀请我回答的问题】

  《父母离异的孩子都会心里扭曲吗?》

  “……谢邀。放屁。”

  《有一个双胞胎兄弟姐妹是什么感觉?》

  “……谢邀,我和妹妹已经十年没见面了。”

  《单身十八年的你会觉得寂寞吗?》

  “……谢邀,我已经单身二十八年了。生理需求有,心理需求没有。”

  《出国留学这么多年,想家时怎么排解的?》

  “……谢邀,地质狗不是在勘探、就是在勘探的路上,我只想洗澡,没时间想家。”

  《萌新第一次出野外,前辈们有没有什么经验可以传授QAQ》

  “多听话,多做事,跟着老师走,千万别掉队。一定要穿最舒服的鞋,注意防晒防虫。水不用带太多,背不动,渴的时候润润喉。女生要减少野外上厕所的次数,若有来例假的情况,要注意处理带血的卫生棉,谨防野生动物。”

  《作为一个学地质的女生,你有想过转专业吗?》

  “从来没想过。地球已在宇宙中存在超过45亿年,而我的人生只有短短不到一百年。白云沧海,须臾而过,不敢奢望能在有限的人生里触碰到地球科学的大门,只要能距离它更近一些,便不负这一场大梦。”

  《博士延毕是什么感受?》

  “……谁邀的我????滚!!!!!!”

  ※

  暑假的黄石国家公园,向来是美国人民最爱的露营之地。

  黄石公园虽然名为“公园”,但它却横跨整整三个州,占地面积比中国上海还要大。它是世界上第一个自然公园,这里栖息着数不清的动物,更有着令人惊叹的地质景观。

  不论春夏秋冬,黄石公园都有络绎不绝的游客。

  而今天,这些游客当中有多了不少黑发黑眼黄皮肤的身影——

  轮胎直径足有一百三十厘米的重型皮卡车越过山丘,横冲直撞地停在了著名的大峡谷观景台旁。

  车斗内,十来个年轻学生东倒西歪地坐在那里,不少人已经被这颠簸的路况晃晕了。他们面色苍白,甚至有人已经抱着塑料袋吐了起来。

  车门打开,驾驶座的位子上探出一双还沾着泥点的米黄色登山靴,鞋子的主人轻轻一跃,便灵巧地落在了地上。

  苏纪时摘下墨镜,随手扔回车内。她两只手胡乱把及肩的碎发拢到一起,用皮筋随便一系,乱糟糟的发尾便被压在了草帽下面。她的大半张脸都隐藏在吸汗围脖里,只露出一双黝黑深邃的眸子,透着一股同龄女生少见的桀骜。

  她浑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袖口裤脚都用银色的反光带扎紧。她的双肩背体积不大,但水壶、地质锤、罗盘、放大镜就插在侧兜里,探手就能摸到。

  等到苏纪时把自己收拾利落了,皮卡车斗里的那帮学生,依旧没有缓过劲儿来。

  苏纪时抱着双臂站在车旁,无奈催促:“赶快下车吧。”

  学生们一个个脸色煞白,却谁都不敢抱怨,彼此搀扶着从高高的皮卡车里跳了下来。

  这些十七八岁的孩子,都是港大地球科学系的大一学生。港大壕气冲天,国内其他高校做野外实习,都是送学生们去周口店北戴河,可港大呢,直接把全体新生打包送来美国黄石公园。港大的带队老师是地科系的副院长,水土不服进了医院。而苏纪时的博导老师为了帮朋友忙,便让同为华人的苏纪时过来当几天“保姆”——让她这条地质老狗,带着这群地质小狗们走完黄石公园。

  可惜第一次出野外的学生们大大低估了野外实习的难度,还以为是来游山玩水、公费游美国的。于是一周之内意外频发,什么扭了脚的,晒褪皮的,被毒虫叮咬的,掉进湖里的,从山上摔下去的……

  好在,这个互相折磨的工作到今天终于要结束了。

  按照工作计划表,这次“黄石公园野外实习”的最后一个项目,就是让学生们观察大峡谷的火山岩,画出地质构造图。

  户外没有桌子,这帮小鬼们只能蹲在、趴在地上,一人拿着一个小本本,记录下眼前看到的一切。而苏纪时则在他们身边不时走动,为他们答疑解惑。

  她是博士在读生,指导这些本科新生绰绰有余。她每年至少有一百天以上的时间在出野外,她去过沙漠、去过高原、去过溶洞,她的拼命程度另同组的白人男同学都自叹弗如。可惜,她运气太差,博士论文在完成之前出现了差错,只能遗憾延毕一年。

  “……苏老师,苏老师!”

  苏纪时从沉思中被唤醒,不知何时,她身边已经被那群新生围住了。

  她眨眨眼,晶亮的眸子从他们身上划过,问:“怎么了?都画完了?”

  “我们都画完了!”班长用港普说,“苏老师,我们明天就要离开美国了,这几天谢谢您的照顾,我们拍张大合影吧?”

  在他们眼里,苏纪时这位临时老师实在太酷了。说她不修边幅吧,可她的地质背包永远收拾得整整齐齐、什么工具都能第一时间拿出来;说她性格火爆吧,可她在讲解专业内容时耐心细致,还主动向他们介绍了不少美国的风土人情。

  野外日照强烈,为了防止晒伤,有经验的人都会自己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苏纪时也不例外,学生们和她相处了几天,只看清了那双清透深邃的眼睛。

  他们都很好奇,苏老师究竟长什么样呢?

  苏纪时被他们吵得头疼,只能无奈同意了他们的要求。

  她随手摘下草帽扔到旁边的草地上,解散头发,用手指疏通,姿态慵懒而又随意。紧接着,她又取下了蒙住大半张脸的围巾——

  ——所有学生齐声倒吸一口气,呆呆看着那张本应该出现在广告牌上的精致脸孔,一时间全都愣住了。他们根本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就近距离承受了美颜暴击!

  苏纪时:“……你们这是在玩什么恶作剧吗?”

  她知道自己长得还算不错,当年她在国内读书时有不少小男生追求过她。但自从她当了地质狗,没时间护肤没时间化妆,为了图方便她干脆把头发剪短了——她又不是灰姑娘变身,哪来这么多人对着她闭嘴惊艳啊?

  “不……不不……不不不……”班长揉揉眼睛,磕磕绊绊说,“苏老师,你长得太像我的女神了……”

  “你的女神?”

  “就是苏瑾!苏瑾啊!!”提起心头挚爱,班长兴奋得满脸红光,“苏老师你难道一点都不关注国内娱乐圈吗?我女神苏瑾是现在最红的流量小花,三年前刚一出道就拿下了最佳新人奖,今年26岁,甜美可爱清纯动人!!”

  “苏jin?……”苏纪时一愣,“名字就两个字吗?哪个jin?还有,她才26岁?”

  “王字旁的瑾!”班长一边说,一边又凑近了一些,“苏老师,你真的没有什么双胞胎妹妹在国内当明星吗?”

  苏纪时被问住了。

  她确实有个久未联系的双胞胎妹妹在国内。不过名字不对、年纪也对不上……总不能是几年没联络,她那个性格腼腆内向的妹妹,就改了名字改了年龄,只身闯荡娱乐圈去了吧?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苏纪时不习惯和别人靠这么近。她退后一步,拉开了与那位班长的距离。“撞脸而已,很正常的。”

  她这么一说,几位同学又仔细瞧了瞧她的长相,对比起脑海里广告牌上的光鲜美人,这么一看确实多了几分差异。

  那位流量小花苏瑾是娇滴滴的瓷美人,眼波如水,眉似远黛,眼角下面还有一颗小痣。而苏老师皮肤是很健康的小麦色,眉眼显得有些“凶”,眼角下面更没有那颗美人痣。

  同样的五官,长在苏瑾脸上,那是“精致”;摆在苏纪时老师脸上,就成了“英气”。

  两人初见是有八分相似,但越看差异越大。若让两人站在一起,谁都能一眼分清她俩。

  众人只把这件事当做了一个有趣的插曲,热热闹闹地围在一起拍了合影。苏纪时一身利落装扮站在年轻的小毛头之间,完全看不出来比他们大了整整十岁,就仿佛是他们的同龄人一样。

  ※

  这天晚上的欢送晚宴,苏纪时被这帮学生们接连灌了好几瓶酒。短暂又漫长的野外实习结束了,大家想到这一周里的经历,酸甜苦辣涌了上来,不少人都红了眼眶。

  苏纪时不喜欢离别。从小她便知道,离别之后留给她的只剩下孤单。

  她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席,她独自漫步在酒店的花园里,任由微风吹散她略略上头的酒意。

  花园里的路灯像是坏了,昏暗的角落里只有树影重重。

  若是往常,苏纪时肯定早早察觉到危险,及时避开这种危险地带,可今晚的她却因为酒精变得格外迟钝,就这么摇摇晃晃地向着那片树影走去。

  树影背后,忽然走出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身影,他不知等在那里多久了,与夜色都融为了一体。

  那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亚裔男子,他穿着一身西装,笑容和善,看上去人畜无害的模样。

  苏纪时晕乎乎的,因为她刚刚从一个满是华人的餐桌上离席,于是她下意识的以为,这个亚裔男子也是港大派来美国的工作人员。

  于是她抬起手,很爽朗地说了声“嗨”。

  “你好,”男人彬彬有礼地说,“请问,你是苏纪时小姐吧?”

  “对。你是……?”

  “你好,我是方解。”

  苏纪时蒙了:“方……姐?”咋回事,她喝个小酒,咋就遇上了一个性别认知障碍患者啊?

  方解注意到她脸色扭曲,连忙解释:“当然,他们都叫我方哥。”

  苏纪时:“……”果然是性别认知障碍,这才一会儿功夫,这人都换了两个性别了!

  方解见和她解释不通,干脆进入正题:“苏小姐,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和您商量,这里不是谈话的好地方,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吧。”

  苏纪时:“哈哈哈,嗝,你这话听上去好像要把我绑架了。”

  谁想,方解居然真的一脸愧疚地看着她。

  苏纪时:“……”

  苏纪时:“???”

  苏纪时:“!!!”

  当一块浸满乙醚的手帕盖在苏纪时口鼻上时,她脑海中闪过了最后一个念头——她的地质锤呢!她要锤爆方姐的狗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