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求书
静芮小说网
首页 >> 历史古言 >> 斗春院
斗春院

斗春院

作者:姀锡
分类:历史古言
最新章节:281、番外二
更新时间:2021-05-15

小说《斗春院》简介:

她本是江南望族沈家世世代代的家生子陈春生。 九岁那年,因沈家五爷大婚,被从庄子上选中入府,成了沈五爷斗春院里的一名跑腿丫头。 至此,高宅大院的一生开始了。 【丫鬟与主子爷的日常,非宅斗】

《斗春院》章节试读

  话说在元陵南边有座县城,因盛产瓜果而闻名于世,此处产出的瓜果果肥汁甜,相传在永和年间,曾被当时管辖此处的知县后世闻名朝堂的首辅大人在自传中形容“似锦园林”,遂此县后来改名唤作锦园县,至此闻名于世。

  整个元陵乃至整个江南,大到达官贵族,小到寻常人家,皆以锦园县所产出的瓜果作为好坏的参照,因此,那满街贩卖瓜果的小贩在叫卖着:“锦园县产出的新鲜瓜果,不甜不要钱哩···”

  这是锦园县街上最常见的景致之一。

  在靠近锦园县县城处有座村子唤作安园村,村子最深处的一座庄子里住着三户人家。管事薛家的,园丁王家的和陈家的,另还有厨房的两个婆子。

  庄子里都是些个家奴或家生子,据说家主是江南的名门望族,更是在元陵这地界首屈一指的显赫人家,庄子里的人对外宣扬家主姓沈。

  在这元陵地界,“沈”是贵族大姓氏,可是出了许多大人物来着,譬如那元陵城中最大钱庄的东家据说就是姓沈,威震四海的威武镖局大当家,元陵最大的祥泰酒楼的东家,当然顶了天的还数那城北沈宅,那可是当今整个大俞赫赫威名的沈国公的祖宅,里面可是出了位身份高贵的沈贵妃,至今都盛宠不衰啊,那可都是些个顶了天的大人物。

  不过仅是听庄子里的人这么宣扬,村子里的人却从未见过主人出现过,因此,到底如何,暂不可考究。

  却说庄子里管事的薛家,据说从前可是府里的管家,那也是个通天的人物啊,能爬到管家这个位置定是个有能耐的,只是不知道犯了什么事儿,十年前一家子都被发落到庄子里来了。那随行的秦氏似是愤愤不平,整日里怒骂吐槽,喋喋不休的,后来时日久了似是想开了,倒也认命般的一心一意的打理着庄子。

  那王家的与陈家的皆是沈家世世代代的家奴,根源追究起来可深远着,据说从曾祖父那一辈起,就开始在沈家的庄子里打理着这片庄园。

  而今日要说的,便是这园丁陈家。具体说来,还得跟管事的薛家扯上些渊源,还得从十年前薛家初来庄子时说起。

  话说薛家被打发到庄子上时,随行的除了薛管事老两口子,及他们的三子一女及儿媳妇,一孙儿一孙女,一个八九岁的婢子之外,随行的还有一位蒙着面,身份不明的女子。

  这名女子叫林嘉云,如名字一般,也曾是个云端上的人,乃永嘉十三年的新科榜眼后入职翰林院试读正六品官员林超臣之嫡女。林家乃殷实之家,祖祖辈辈皆是读书之人,曾祖父在永和年间创立过私塾,后来到了祖父这一辈,顺利通过了乡试考取了秀才,在当地也是极有声望的有学之士。

  到了林超臣这一代,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朝考取功名,飞黄腾达,直入翰林院,一时前途不可限量。只是当时朝局涌动,读书人空有满腔热血,其性情耿直不懂迂回藏拙,得罪了当朝权臣,被害入狱。因不堪其辱于狱中自尽以泄心中不满,其妻遭受不了家道中落,丈夫离世之变故,身体一蹶不振,没多久也跟着去了。

  林家自此一朝倾覆。

  十二岁的林嘉云一时由千金嫡女沦落为人人奚落的孤女,因是罪臣之女,族里的人觉得因父亲之事被受到牵连,于是对她肆意欺凌,因不堪被族人残害,她趁夜孤身逃脱了出来。

  林嘉云从云端坠入泥泞,一朝家破人亡,受尽世间冷暖,世间炎凉,无处可去,在外挨饿受冻,食不果腹,受尽欺凌,后更是不幸,遇到人贩子,被几经发卖,后来辗转进了沈府,成了一名卑躬屈膝的婢子。

  几次死里逃生,几番磨难,似乎把原本清高的性子也给磨平了,遂也认了命,留在沈府里安分的做着一名老老实实的婢子,后改名唤作碧云,因名字里也同样含着个“云”字,很是欢喜。却因生得颇有几分颜色,又聪明本分,被一众丫头忌惮排挤。

  后一次无意中被府中老夫人发现选中,预备给三老爷选作通房,却遭人嫉恨,被人陷害险遭处死,后自己挥刀毁容,以证清白,终是留了一条残命,被发到庄子上婚配给了庄子里的家奴。

  她的脸上有一道从嘴角蔓延到耳根的伤疤,蜿蜿蜒蜒,像一条丑陋的蜈蚣,因是新伤,只做了简单的处理,整张脸都是红肿的,尤其是伤口处,皮肉翻卷,小孩子看了都会吓哭的,怵人得紧。

  婚配的家奴是陈家的第三子,唤作陈相近,因他不善言语,性子也有些古怪,故没有体面人家愿意同他说亲,偏又是家里的幼子,张氏的心头肉,哪里让受得了这种委屈,是以婚事耽误到了二十六岁,还没有相看好。

  这回府里开了恩典,张氏自是喜不自胜,只差没到那庙里拜菩萨,却是对着府里的方位,狠狠地磕了几个头,可是高兴坏了。却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光景。

  一个毁了相貌,又身世不明的婢子,哪里比得上他们世世代代在这显赫世家里谋得的庇护人家强。她是一千个一万个的看不上,却是府里的恩典推辞不得,于是把所有的不满与不忿都转移到了那个破相婢子身上。

  却说到林嘉云也就是碧云这边,自打从府里出来,竟觉着恍若隔世。

  从世家嫡女,一路沦为任人践踏的奴婢,从云端坠进深渊,一朝家破人亡沦为孤女,受族人残害苟延残喘的沦落街头,遇人不淑被发卖为奴,高门大院勾心斗角人心深似海,数次被逼得在鬼门关处生死徘徊,用尽一切,到最后拼命抓到手的不过只剩一条残缺不全的贱命而已,生活怎的就如此难呢,才不过十五六岁的年华,她心中却早已无一丝波澜了。

  过了新春,陈林二人奉命成亲,不久,林氏有孕,次年产下一女,因降临在春天,遂起名唤作陈春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