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芮小说网
繁体版
我和我的妖怪邻居

我和我的妖怪邻居

作者:空星
分类:悬疑灵异
最新章节:
人气:40563
主角是一个人类,却意外掉进妖怪的社会里夹缝求生,在目睹了他的邻居是黑熊精、豹子精、狐狸精等一众神话故事的反派之后……主角常因自己太过正常而与邻居们格格不入,每天都在战战兢兢地伪装自己也是个小妖精。 在妖怪的世界里,孕妇怀孕期间会暂时失去法力,于是主角捡了颗石蛋揣在怀里装成孕妇出行。 主角无法捕食,只得向社区申请困难户补助,申请原因单亲妈妈不容易。 主角和邻居聚餐不敢饮血啖肉,就装成孕吐严重,口味独特,只吃熟肉。 主角怀胎一年,未有临盆迹象,便对外声称石头精要怀胎百年才能到预产期。 …… 总之,邻居们每天都在为主角为母则刚的坎坷经历唏嘘不已。 后来,主角揣在怀里的石蛋竟孵出一条乌金小胖蛇,主角声泪俱下,跟邻居解释:其实我当初是被大妖强迫的,我也不知道孩子他爹是谁,甚至都不知道我那可怜的孩子竟是个小杂种。 再后来,邻居又发现,隔壁困难户的小杂种儿砸居然蜕变成日天日地的纯种黑龙,他不仅日天日地,还想日…… 邻居们震惊!但迫于黑龙的碾压性实力,邻居们爱莫能助,只能为主角的心酸妖(人)生落下滚滚热泪。

《我和我的妖怪邻居》章节试读

  阳光从镶金边的云罅间撒下数道金光,跌落在泥地上的水洼里。两前一后的行人走过去,阳光被波纹荡漾的小水洼筛成一滩碎金。

  雨后的空气混合着青草香和泥土味儿,被凉风裹挟着迎面扑来,本是清爽宜人,许砳砳却感到寒意侵身。

  他的手指不自觉地蜷缩起来,攥成拳头,紧绷的神经泄露了他内心的紧张。

  许砳砳皱了皱鼻子,鼻尖嗅到了一股湿重的泥土味。

  他当下的样子也十分狼狈。

  昨天刚分发到手的新校服,已经脏得分辨不出是以白色为主。脚上的红白双色联名球鞋一步一个脚印,印出一个大泥勾。许砳砳整个人更是像在泥浆里倒葱涮了几下刚捞上来的,全身上下都裹上了一层薄而均匀的泥糠。

  许砳砳完全是懵的。

  前一秒还因为开学第一天逃课被吞吃人间的大暴雨困在校门口而低声咒骂,下一秒就神情恍惚地站在这里——这里无雨无雷鸣,视野开阔,雨后的晴空万里直接延伸到地平线。

  这是在大都市严丝合缝的钢筋森林里看不到的景象。

  许砳砳开了个小差,余光瞥见前面带路的两人回过头来,他立刻就收心回神,表情尽力装作松弛自然地看向他们。

  紧张被攥在许砳砳的手心里,碾出一层薄薄的手汗。

  许砳砳平常掩藏在乖巧懂事下的本性颇为尖锐,十七八岁的少年人生猛蓬勃,不惧生也不怕死,自认为天不怕地不怕,却从见到这两人开始就犯怵。

  ——如果这两个家伙也能称为“人”的话。

  眼前二人……

  一个是身高近两米的彪壮大汉,他膀大腰圆,走路带着风和余震。他身着一件旧汗衫,戴着破草帽,脖子上挂着一块汗巾,背上背着一个小竹筐。明明是淳朴农民的装扮,可这人袒露的手臂和胸背不仅披着连体络腮胡,粗布裤管里更是一双进化不完全的熊掌。

  另一个人穿一身干净的白衬衣,戴金边框眼镜,垂坠的挂脖眼镜链随着他走路的步伐晃晃悠悠。他身形挺拔,气质佳,形象好,只是小白脸上有两道褐色泪沟触目惊心,身后甩着一根带黑色斑点的橙黄色尾巴。

  一个自报姓名“熊大壮”。

  一个自我介绍“李公豹”。

  朴实无华的名字即概括了体态和性别,也明着告诉许砳砳,他俩一个是黑熊精,一个是豹子精。

  豹子精怀里还抱着一只黑猫,通体漆黑,只有一双蓝黄双色阴阳瞳是它身上唯一的色彩,黑猫的竖瞳死死盯着许砳砳,嗓子眼不断发出警告性的咕噜声。

  黑猫对许砳砳抱有强烈的敌意,但它的主人豹子精却是藏不住眼里的小兴奋,他不管黑猫的抗拒,靠近许砳砳一小步,还悄悄地努努鼻子——嗅了一口许砳砳身上的气味。

  许砳砳屏住呼吸,全身的神经不受控制地绷得死紧。

  李公豹面微红耳微热,像个腼腆害羞的大姑娘,一见许砳砳也看他,连忙趁机搭上话道:“砳砳先生你是我见过第一个石头成精的,原以为石头无灵无气,修炼成精不容易,砳砳先生一定很厉害。”

  黑大壮则站在李公豹身后,小心谨慎地观察许砳砳。

  许砳砳只能道:“……还行。”

  许砳砳心存侥幸,庆幸石头精是个稀有的妖怪品种,他才有瞎几把编石头精传记的余地。

  许砳砳从刚才和李公豹二妖碰面至今,除了自报姓名,就剩“……是”,“……对”,和“……嗯”。

  这三句则分别对应了对话情景:

  “你叫许砳砳?”

  “……是。”

  “你肯定是石头精吧!?”

  “……对。”

  “您居然真的是石头精!”

  “……嗯。”

  李公豹说话的语气变得惊喜又狗腿。

  许砳砳没想到自己流落妖怪世界险境求生,是靠一个和李公豹、黑大壮同款朴素的名字,还有这一身掩盖了人味的泥糠浆在妖怪面前蒙混过关的,这会儿又稀里糊涂受李公豹的热情邀请,正要去见他们的街道办主任。

  他们穿过一条林荫道,道路两旁各有一长排枯树杆,搭起一座天然的藤萝架,藤萝茎叶缠绕,吐艳芬芳,淡紫色的花穗如瀑布般垂挂而下,一紫万顷,灿若漫天紫色霞蔚。

  许砳砳低头拨开贴脸的藤萝花穗,一座墙体斑驳的老旧小洋楼出现在小道的尽头,门牌号八。

  油漆剥落的庭院门上,挂着一块结蛛网的铁牌,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街道办事处”五个汉字。

  门前的篱笆圈起一片花圃,但是花圃里却只种植一片仙人掌。可见花圃的主人的品味很独特。

  李公豹推开铁门,生锈的铁门咿呀作响,屋子的占地面积不大,小厅里一片死寂,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古怪的霉臭味。

  许砳砳皱了皱眉,眯起眼睛,屋里光线很暗淡,正对大门的方向,摆有一张宽大的圆形会议桌,几乎占据了这个厅子的大半面积,侧旁还有一个大书架靠墙而立,上面规规整整地摆满书籍。只见圆桌的一角趴着一个黑黢黢的身影。

  桌上的台式机电脑亮着屏幕,冰蓝色的屏幕光冷冰冰地投落在那个人的脸上。

  许砳砳走近一看,当场就吓了一跳——

  那人歪着脑袋倒趴在桌子上,身子抽搐,双目紧闭,嘴唇浮肿,尤其是下嘴唇格外肿胀,还在不断地吐白沫!

  许砳砳倒抽了一口气,猛然后退,却被另一人拦住。

  许砳砳脊背一凉,突然,那双同样浮肿的肿眼泡倏然睁开,他的上眼皮既水肿又厚重,只堪堪能撑开半只眼,他的目光很浑浊,像是看着许砳砳,又像是透过许砳砳看着别处,格外诡异。

  挡在许砳砳身后的人是李公豹,他扶着许砳砳的腰,哪怕目睹了同伴口吐白沫也神色如常面带微笑地引荐道:“骆主任,来客人了。”

  黑大壮也没有上前关心同伴的意思,甚至还在原地跺了跺熊掌,跺得震天响,一下子就把口吐白沫的骆主任震得一个激灵,胡乱抹了把嘴就扶着腰站起来,抖着厚嘴唇问:“哪里哪里?是要入住我们终南洞的新住户吗!?”

  ——俨然像个没事人一样。

  骆主任一起身,许砳砳这才发现他的身材还算魁梧,但却腰背佝偻,背上仿佛驮着一座小丘。

  李公豹看出许砳砳的惊讶,贴心地向他解释道:“砳砳先生是不是觉得很新奇?我们骆主任是骆驼修炼成精的,口吐白沫只是他在反刍进食而已,我第一次见到时也很是大开眼界。”

  许砳砳僵硬地点头:“……”

  然而他并不觉得新奇,而是受了惊吓。

  骆主任从桌子上摸了一个民国老爷最爱的小圆框黑墨镜戴上去,又摸到墙上的电源开关,“啪嗒”一声,亮起一盏吊在天花板的小灯泡。灯泡的玻璃罩发黑,使用寿命岌岌可危。

  借着这聊胜于无的灯光,骆主任这才注意到许砳砳。

  而许砳砳也这时才注意到圆桌的桌面是双色的,一半檀色一半玄黑。桌后的墙面上霉斑点点,贴着一张泛黄的大字报。

  「建设特色村镇文化,共创终南村新辉煌!」

  前一个“村镇”被红笔划掉,后一个“村”字也被红笔打了斜杠,右上角写了一个扭扭曲曲的“街”,而后“街”字又被斜杠划掉,它的右上角又补了一个“洞”字……

  许砳砳心里猜测这张画报见证了小镇没落的历史,骆主任就过来挡住许砳砳的视线。只见他的嘴唇颤动,嘴巴努成小o字形,“嚯嚯嚯”地笑着靠近许砳砳,热情高涨地问道:“小同志你这副样貌真是稀奇,你的原相是什么妖怪啊?”

  许砳砳猝不及防被骆主任拉手,骆主任手上还残留着发臭的口沫,他一脸慈爱地拍了拍许砳砳的手背,眼看着手背的泥浆被蹭掉了一小块,许砳砳眼眦一抽,不动声色地将手抽离。

  黑大壮作为见到许砳砳的第一目击证人,扭扭捏捏地难得开口。不同于他粗犷的外表,他的嗓音极尖细,道:“他是石头精,我,我今天像往常一样在焦土地里翻地,就看到他凭空出现了,我实在太害怕了,就喊来附近的豹子精……”

  李公豹补充道:“但砳砳先生性情温厚,在现场并没有表现出要攻击大壮的本能。”

  许砳砳:“……”

  许砳砳回想起自己和黑熊精的初遇场景,明明是他被吓得浑身僵直,而且他确定以及肯定,黑熊精一掌就能把他的脑袋拍成稀巴烂。

  骆主任惊愕道:“难道说小同志还有遁地的神通?!”

  对上骆主任崇拜的眼睛,许砳砳生怕骆主任下一秒就捧杀他,让他当场表演一个遁地而走,赶紧摇头否认。

  李公豹插嘴道:“我想大壮说的凭空出现,应该是砳砳先生第一次化形吧。”

  焦土地里虽然满目疮痍,却有不少顽石砂砾。

  李公豹这话也有迹可循。

  骆主任听了,更是大喜,无精打采的肿眼泡也多了一丝神采,他搓了搓手,围着许砳砳转:“即是如此,小同志不妨就在终南村住下,我先来帮你登记户籍吧!”

  说罢,他从身后的办公桌翻出一沓落灰的表单,撅起肥厚的嘴唇呼呼吹了两下,献宝似的递到许砳砳面前,笑得很殷勤:“终南洞热烈欢迎像你这样的年轻新血液,落户零门槛,手续又简便,而且你可赶上好时候了,现在入户还附赠一套小洋楼,落户就送!可以直接拎包入住,环境优美,天然氧吧,是小妖精抱团取暖,休闲养老的好去处……”

  骆主任慷慨陈词,面红耳赤,语速飞快地背完推销演讲稿,手里的表单涮得啪叽啪叽响。

  但是接着,骆主任话锋一转,音量一低,脸上的羞色和愧色揉作一团,小声喃喃:“但不瞒你说,终南洞还是有不少缺点的,地处偏僻,民风淳朴,邻里和睦,妖口流失,导致经济不景气,GDP已经连续几十年在泛大陆排名最低……”

  骆主任连声叹气。

  小乡村生活悠闲,适合养老但不适合年轻人发展,大城市经济发达资源丰富,适合发展但生存竞争激烈。

  妖怪世界也面临这样严峻的社会问题。

  但许砳砳抓住另一个关键词,打断他:“那个,你说什么缺点?”

  骆主任说话没底气,叹息道:“地处偏僻,民风淳朴,邻里和睦……”

  旁边的豹子精和黑熊精同是面色赧然。

  许砳砳:?

  什么时候连民风淳朴、邻里和睦也成了羞于向外人启齿的地域缺陷了?


广告 X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