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芮小说网
繁体版
死也不会放过你

死也不会放过你

作者:明月像饼
分类:短篇女频
最新章节:
人气:31
重活一世,单单只想一步步摆脱许梁州的掌控。 单单十七岁那年,烟雨江南的小巷子里来了一个没人要的男孩。 单单听从父母的嘱咐,离他远远的。 直到高三下晚自习的那个夜晚,她被男孩堵在巷子深处,狠狠的亲了一口。 自此后,再也摆脱不了这人。 为了她,老子要成为更好的人。 by许梁州 中二偏执占有欲强烈少年X软萌萌妹 甜文苏文重生文小清新。

《死也不会放过你》章节试读

  初春的夜里,凉风徐徐吹来,吹动枝头高处伸出来的树叶,沙沙作响。

  单单穿着宽大的校服,风从领口处灌了进去,脚底下的小白鞋踩在深巷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巷子里有几十户独门独院的人家,单单推开院门,换好鞋之后,朝里面轻喊了声,“妈妈,我回来了。”

  单妈刚打扫好厨房,顺手解了围裙,吩咐道:“放下东西去梳洗,完了之后再去写作业。”

  单单点头,“好。”

  父亲和母亲都是高中老师,对她的学习一向抓的很紧,再者她今年刚好高三,也放松不得。

  单单将书包放在房间的书桌上,拿了睡衣就进了浴室,洗了澡,换好睡衣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头发湿漉漉的。

  她的房间刚好正对着对面的那户人家,单单推开窗,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混杂着春雨过后泥土的气息。

  单单有瞬间的恍惚,对面住着的那个男孩子,整整纠缠了她八年。

  那边人影晃动了下,她吓得立马关了窗户。

  窗台上放着个小灯,单单将书包里的书本拿出来,她支着头,数学书上密密麻麻的字看的她眼睛疼。

  毕竟也是七八年没有接触过了,更何况,这数学一直以来就是她的短板,上辈子高考时勉勉强强的考了个及格。

  单单的父亲是她学校里的数学老师,虽然不带她所在的班级,但对她要求很严格。

  单单只能从头学一遍,知识点早就忘光了。

  单妈轻轻推开她的门,拿了杯热牛奶放在她的手边,“喝完牛奶就睡,明天早点起来。”

  单单在家里一向很听话,“知道了,妈妈。”

  单妈对自己的女儿当然是满意的,从中学开始就在重点学校的重点班,在学习上她是不用操心的。

  只是最近她带的班级上出了好几个早恋的,这不得不让她也感到担忧起来。

  毕竟女儿也正在青春期的年纪。

  她张了张嘴,忍不住叮咛了句,“单单,心思都要放在学习上,可不能想些有的没的。”

  单单垂眸,声音跟蚊子一般大,“嗯。”

  单妈闻言,满意的笑笑,从她的房间里退了出来。

  单单端起牛奶,轻抿了一口。

  昏黄的灯光下,照着她小巧又清秀的脸,她的唇瓣是天然玫红色的,让人有种想咬上去的欲望,嘴角边沾了点白色的奶渍。

  写完了作业,她就爬上了床,原以为自己会睡不着,那想到头一沾到枕头就睡了过去。

  单单梦见了往事。

  她梦见她被关在那间别墅楼里,无论她怎么哭怎么喊,门口的人都不肯给她开门。

  她梦到了十几岁时,单纯的自己被他的外表所欺骗,她和他成为了朋友,深巷的这条路都两人一起走了无数次。

  梦境最后的画面停留在她死的那一刻,肾衰竭,她病死在医院的床榻上,许梁州守在她的床边,一直到她死都没有松手。

  那幽深渗人的眼神,死死的锁在她身上。

  单单是被惊醒的,窗外的天空渐渐亮了起来,她额头还冒着细汗。

  看了眼闹钟,已经六点钟了。

  单妈敲了敲门,“单单,该起床了。”

  “妈妈,我起来了。”

  她洗漱完了之后,换好衣服才出了房门。

  单妈已经做好了早饭,单爸看着报纸。

  单单低着头小口小口的喝着眼前的粥。

  “单单,一会儿将桌子上的粽子给对面王奶奶家送过去。”单妈说道。

  单单手里的勺子一松,犹豫道:“妈妈,我还要上课。”

  单妈拍了下她的头,“你出门的时候顺手送过去,你王奶奶平时对你多好。我听说昨天她孙子过来了,说是要到这边来读书,还是和你同校,你也可以认识认识。”

  单单顿时没了食欲,原来他是昨天过来的啊。

  “妈妈,要不你去吧?”

  一直没吭声的单爸开了口,“别犯懒,这么点事都不愿意做,书都白读了。”

  单单腹诽,你们过两天就不会这样说了。

  出门的时候,她还是拎上了那一小袋的粽子,敲了对面的门。

  “谁?”隔着门板,单单听见了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那是年少时的许梁州。

  单单下意识的就想拔腿跑,可她手里的东西还没有给。

  “我找王奶奶。”她轻轻说道。

  过了一会儿,大门被人从里面大开,男孩穿着同款的校服,只不过拉链拉的很低,看上去颇为放荡不羁。

  他的脸很干净也很白,细碎的刘海盖着额头,金色的日光照在他精致的脸孔上。

  无疑,这个少年生的的确好看。

  他挑眉,语气很不好,“有什么事?”

  单单把手里的粽子递到他面前,“这是我妈妈让我送过来的。”

  他接过粽子,轻轻的“哦”了一声。

  转身漫不经心的将手里的东西丢进了垃圾桶里。

  甜甜腻腻的姑娘,生起气来都像是在撒娇。

  “你怎么扔了!?”她脸涨得通红。

  许梁州觉得奇怪,这人怎么就脸红了呢?

  “我就扔了,怎样?”后边的两个字,他特意挑起了尾音,像是在挑衅。

  单单双手握拳,抿唇,看了他半晌,转头就走了。

  这人的恶劣,她是知道的,初中打架把人打伤了脑袋,上了高中以后,还是不安分,飙车撞伤了人,才让他父亲送到老家念书。

  许梁州看着她气呼呼离开的背影,勾唇笑了笑,那一甩一甩的马尾辫落进他的眼睛里,也是很有趣。

  他注意到两人身上一样的校服,高挑眉头,嘴角的笑意味深长了起来。

  许梁州双手插进裤袋里,不紧不慢的朝学校走去。

  半路上,有人从身后勾住了他的脖子。

  “嘿,梁州,你真被你爸妈发落了?”

  他从鼻子里哼出来个嗯字。

  男生的声音好像更加兴奋,“太好了,以后我也不缺伴了,你放心,我的地盘我带你耍。”

  许梁州嫌弃的拿来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不必了。”

  宋城依旧笑嘻嘻的,“那就你带着我呗,对了,你是哪个班?”

  许梁州停住脚步,“忘记了。”

  哪个班都一样。

  他向来对这些不上心。

  ……

  班主任领着许梁州到班级后,他自己直接坐到了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班主任也没说什么,叹了口气就走了。

  这孩子,成绩好是好,但那个纪律是真差,只要他不犯事就是好的。

  许梁州的长腿搭在桌腿上,他整个人往后一靠,双手搭在脑后,很慵懒。

  他的目光随意的转动着,扫及那个熟悉的背影,他无声的笑笑。

  哟,还挺有缘。

  不仅同校,还同班。

  许梁州顺手拿起同桌的小橡皮擦,极准的砸了女孩的背。

  单单回头,就看见他对自己勾唇笑笑,笑容纯净。

  他吹了个口哨,“巧啊。”


广告 X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