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芮小说网
繁体版
我们不熟

我们不熟

作者:锄夕
分类:短篇女频
最新章节:
人气:49
当年8岁的酷酷boy余江扫了一圈,朝最边上的小姑娘扬了扬下巴:“就她吧。”   从此陈艾和他便成了专属的舞伴,一跳就跳了七年。   余江对陈艾身上的线条恐怕比她自己都熟悉,但是陈艾却越发看不懂这个长大了的余江——人前形同陌路,人后……   高中部的走廊上,余江和陈艾相对走来。   身边同学捅了捅余江:“诶,这不是早上给你送作业的那姑娘?待会儿介绍一下呗。”   余江目不斜视:“我和她不是很熟。”   两人擦肩而过,毫无互动。   晚上,回到家的陈艾打开手机,一连串的消息从手机里蹦了出来——   余江:我去,幸好你作业送的及时,不然你可能就得去给我收尸了!   余江:今天中午你是不是出去拿外卖了?少吃一点,不好吃,没营养,还长胖。   余江:人呢?人呢?   陈艾:“……”   翻了一个白眼,她打字发送:“同学,我们不熟噢~”

《我们不熟》章节试读

  南惠中学高中部。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高一年级的走廊挤的不成样子,因为都要挤在外面的公告栏前面看分班的情况。

  陈艾轻轻踮起脚尖想要往里面看,但是奈何视力一般,除了最上面每个班级的名称,其他就跟黑色小蝌蚪似的啥也看不清。

  可是要让她跟着别人继续往里挤又有些不自在。

  环顾四周,全部都是陌生的面孔,她索性继续往外退到走廊外面的榕树下等着。

  再等一会儿大家应该都会看得差不多了。

  可是到底是八月底的天,没过几分钟陈艾就觉得有些热了,浅浅叹一口气,她从背着的单肩包里拿出矿泉水喝了一口。

  喝水的时候瞥见包里的手机,心下有些微动。

  她拿出手机打开企鹅软件,最上面的聊天框是一个动漫头像,点进去,对话是昨天晚上晚上十点多聊的。

  他说:对了,明天去了南惠,我们就当是普通初中同学,别表现得很熟。

  然后陈艾等了三分钟,没有等到他继续的解释,才回:哦。

  既没有追问为什么,也没有故意表现得很冷淡。就好比平日里他说帮忙带瓶可乐,然后陈艾回“哦”。

  看了一眼,陈艾微微努了下嘴,又把手机收起来放进包里。

  抬眼透过榕树间看撒落其中的阳光,这个天气真的是让她烦躁。

  把手中的包重新背好,她往外迈步打算试试看挤进人群中。比起刚才已经好了不少了,方才挤的全部都是男生,现在则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女生了。

  还没走出树荫呢,突然有人轻轻拿书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看分班了没有?”懒洋洋的嗓音,甚至连个人名都没有喊。

  陈艾回头看他,因为阳光刺眼,抬眼时有些晃了眼睛。嘴角却不自觉弯了弯,心想,你看,这可是你主动来找我的。

  少年棱角分明,比她足足高了一个头还多,此时穿着白T黑裤,脚下是前几个月他熬夜蹲抢的一双帆布鞋。

  陈艾开口就是答非所问:“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嘿,真的吗?”少年神采飞扬,挺臭屁的扫了下头发,“我还没特意去量呢。”

  陈艾听罢,就直接往前再迈一步,直接和他面对面,两人之间的脚尖约莫一拳头的距离。

  他一瞬间就将身子挺直,平视前方。

  约莫也就八,九秒,陈艾后退说道,“嗯,差不多蹿了三厘米吧。”

  他有些遗憾,立时就把肩膀耸了下来,还后退了一步保持着刚才的距离:“啧,这还是差一点。”

  陈艾知道他想到一米八,现在估计还差一两厘米。

  “你回去再自己去量量,说不定我估的不准呢。”

  “算了,信你。”他摇摇头,不打算再说这事,“你在几班呀?”

  陈艾老实交代:“还没去看呢。”

  “那你在这傻站着?”

  “不想跟人家挤,本来打算等别人看得差不多的。”

  他听完这理由,有点嫌弃的样子:“毛病,我还以为你看完了在这等我呢。”

  陈艾更嫌弃的往旁边撤退一步:“自恋,谁等你了。”

  他没有再耍嘴皮子,把手中的书递给她:“等着,我去看。”

  陈艾很自觉的收了他书,看着他往告示牌走去。

  她看着他一边跟人道歉一边往里面挤,那颗脑袋莫名就从旁边的人中脱颖而出。

  过了没一会儿,陈艾单肩包中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余江。

  她一边划开接听,一边看着那个又在四处上下搜寻的脑袋。

  “喂,余江,你是还没找到吗?”

  “我们俩的看到了,你直接去三班就行,知道怎么走不?”

  “知道,”陈艾扫了一眼,可能是担心高一的新生找不到班级,所以就在外面的都贴了指路牌,“那你呢?”

  “刚才高贺那傻B给我说他找错了班级,让我重新帮他看一遍,你先上去就行。”

  “哦。”

  她刚应完,那一边就挂了。

  陈艾抿了抿唇,其实她想问的是余江在哪一个班,最后扫了一眼那脑袋,就转身上了楼梯了。

  进三班的时候,班主任已经在了,是一个约莫三十岁出头的青年,有一些不苟言笑。

  “在名册上签个名,然后先找个位置坐着吧。”

  她一眼就看见自己的名字,在第三个。

  签完了名字,她又迅速的扫了一遍名单,然后开始找位置。

  大部分的位置已经有人了,她又喜欢靠着窗户坐,所以想要的座位其实没有多少了。

  走到了一个中游的空座位的时候,正打算坐下,旁边的女生立刻就从自己的抽屉里抽出一本书放在那个桌子上。

  陈艾滞住,抬头看那个女生。

  那个脸圆圆的女生还有几分不好意思:“我朋友让我帮她占个位置。”

  小小声的,似乎还有几分为难。

  陈艾点头,也不打算跟人起争执,继续往后走,到了倒数第三排。

  这一回她就先多了个心眼,问旁边的那个女生:“那个,同学,这个位置有人吗?”说完,还浅浅的笑了一下。

  那个女生笑了,牙齿倒是跟肤色有点反差,一口大白牙:“没有,你坐就行。”

  陈艾抽出包里的湿巾,擦干净凳子和桌子,又有纸巾再擦干,然后才坐下。

  旁边的女生笑着说:“哎呀,我太糙了,都不知道要带着湿巾。”

  陈艾把手中的湿巾递过去:“我有多的呀,借你。”

  女生有几分犹豫,“不过我坐都坐了······”

  “没事,再擦擦桌子也行。”

  女生被说动了,接过湿巾重新擦了一遍桌子:“哇,真的还挺脏的。”

  班上人还没有来全,大家都在窃窃私语,班主任也不时去门口转悠着,还跟旁边班级的班主任在聊着什么。

  “陈艾,你也是别的初中升上来的吧。”李秋问道。

  刚才她们两已经交换过名字了。

  陈艾点点头,说了自己初中的名字。

  李秋还有些惊讶:“你是特长生呀!哇塞,难怪这么有气质!是美术生吗?还是声乐方面的?”

  她初中确实是以培养特长生出名的。

  “算国标吧,”看李秋有一时间迷糊,陈艾又补充,“就是跳舞的。”

  “刚才你一走进来我就想说了,你的腿是真的又长又白!”李秋眼里的艳羡简直都要闪成星星了。

  陈艾笑了笑,也没有反驳,问李秋的初中。

  李秋说了旁边一个区的初中,接着开始跟陈艾分享自己知道的消息。

  “咱们班看样子有一大部分的都是老南惠的,就是初中就在这里读的。比如刚才帮人占位的女生,还要现在前前后后聊得热火朝天的那些。”

  陈艾顺着她的目光扫了一眼刚才的那个女生,她已经趁着班主任在外面的时候跟前面的女生嘻嘻哈哈的笑成一片了。

  “毕竟南惠的初中也挺好的,大家本来都是奔着高中来的。”

  这一点李秋倒是赞同。

  “不过,这样子老师们估计就会有些偏心,听说前几届老南惠和我们转过来的就不怎么对付。”

  正聊着呢,前面有点喧闹。

  原来是那个圆脸女生帮着占位的人来了。

  “不是吧,班长,这就是你给我占的好位置呀。”是个颇为清秀的男生,看了那个位置哭笑不得。

  圆脸女生估计是看大家都看着,又有些不好意思了。

  “哎呀,这再后不就看不清楚黑板了!”

  那个男生神秘兮兮的扬着眉毛,“山人自有妙计,反正我坐后面了!”

  说着,他就往后面走过来,不知道是谁喊了他一句,他应了一声:“不了,我就坐着了。”

  他在陈艾的后面坐了下来。

  果然是老南惠,不一会儿就和旁边的几个男生聊开了。

  李秋四处扫了一眼,低下头来跟陈艾小声的八卦一句:“班上好像还有些男生女生坐一块的。”

  陈艾有些想笑,浅浅的应了一句:“是啊。”

  她初中上课的时候,那都还不只坐一块呢。

  估计是看人也到的差不多了,班主任进来说了一句:“到的人就把衔接作业先交了。”

  南惠对学业一向抓得紧,这衔接作业当初就是直接跟着高中录取通知书到的家里,是作为初高中衔接的材料和作业的。

  而这一次比别的高中提早一个礼拜上课据说也是为了衔接主三科的课。

  陈艾翻开抽屉里的单肩包拿作业出来,突然在摸到什么时候一愣,整个人直接站了起来,椅子和地板发出巨大的摩擦声响。

  因为班主任说完话还在班里,所以相对比较安静,这声响一出,几乎全班的同学就都看过来了。

  班主任也纳闷:“怎么啦?”

  陈艾只是片刻便回过神来,哪怕被全班的人看着,也没有什么不自在的,淡定的说:“郑老师,我想去个厕所。”

  班主任点点头。

  她先重新坐下,从包里把自己的作业拿了出来,跟旁边的李秋说:“待会儿要是有人收的话,你就帮我交上去就行。”

  然后摸了一包纸巾出来,这时候班上的同学几乎都收回目光了。

  她再次伸手进包里,把那一本多出来的书卷了起来,直到卷成细细长长的桶状才抽出来藏在身侧。拿上手机和纸巾从班级的后门出去了。

  陈艾打开QQ,给余江放消息。

  “你在哪个班?”

  “你的书还在我这呢。”

  对方并没有立刻回,担心他没有看到消息,陈艾索性拨了电话过去。

  果然这一次他挂了电话之后,立刻就在微信回了。

  “我去!”

  “我在六班。”

  陈艾分辨了一下方向,往六班走过去。

  六班的班主任是个中年的妇女,此时正在讲台上激情的讲话。

  不过,幸好余江坐的位置就在靠门的窗边,传递倒也不难。

  她停直了身板,目不斜视的在走过去的时候靠近,到门边的时候迅速往里面一递——

  里边的人就把书给收了起来。

  在她往回走的时候,就听到六班的班主任说要收作业。

广告 X app